Loading
0

虻虫

药材名称
虻虫
汉语拼音
meng chong
英文名
Gadfly
拉丁文名
Tabanus
原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
1.Tabanus mandarinus Schiner2.Atylotus bivittateinus Takahasi
药材别名
蜚虻、牛虻、牛蚊子、绿头猛钻、牛苍蝇、瞎虻虫、瞎蚂蜂、瞎蠓、牛魔蚊、牛蝇子、瞎眼蠓
药材类别
中药
药材来源
本品为虻科动物黄绿原虻Arylotus bivittateinus Takahasi、华广原虻Tabanussignatipennis Portsch、指角原虻Tabanus yao Macquart或三重原虻Tabanus trigem-inus Coquillett雌性成虫的干燥体。夏秋二季捕捉,沸水烫死或用线穿起,干燥。 
分布
生态环境 ①雌虫吸食牛、马等动物血液,雄虫不吸血,吸食植物汁液。常居于草丛及树林中性喜阳光,多在白昼活动。②成虫白日活动,喜强烈阳光。雌虫吸食牲畜的血液。资源分布 ①全国各地均有分布。②广泛分布于东北、华北及华东各地。
鉴别
性状 黄绿原虻虫体长1.3~1.7cm。全体呈黄色,头部与胸腹部常分离。头部复眼黄棕色,位于额的两侧;额部基瘤和中瘤小,分别呈圆形和心脏形,彼此分离甚远。胸腹部中胸背板及小盾片密覆黄色毛,腋瓣上的一小撮毛为金黄色;翅一对,透明,翅脉黄色;腹背板1~4节的两侧具大块黄色斑纹。质轻而脆。气微腥,味咸。华广原虻虫体长1.6~1.8cm。全体呈灰黑色,头部与胸腹部常分离。头部复眼黑色;额灰黄色,高约为基宽4倍,基瘤近卵圆形,黄棕色,中瘤柱状,与基瘤相连;触角基环节呈黑红。胸腹部翅一对,透明,脉棕色,腹背板3节以上两侧具斜方形的白斑。指角原虻虫体长2~2.3cm。额部基瘤椭圆形,中瘤狭线形,与基瘤相连;触角基环节呈棕红色。腹背板灰褐色,每节背板后缘黄色,并有黄色细毛。三重原虻虫体长1.9~2.1cm。中瘤狭线形,与基瘤相连;触角基环节黑棕色,并着生黑毛。腹背板仅2节,两侧具斜方形白斑。
化学成分
含蛋白质、氨基酸、胆固醇及钙、镁、磷、铁、钴、铜、锰、锶、锌铝等24种无机元素。
药理作用
1.抗凝作用,虻虫在体外有较弱的抗凝血酶作用,体外和体内均有活化纤溶系统的作用。虻虫水提取物540mg/(kg/d)和270mg/(kg/d)灌胃,连续7天,均能显着延长大鼠的出血时间,显着减少血浆纤维蛋白原含量;大剂量组对血小板最大聚集率也有明显抑制作用。华虻水浸液560mg(生药)/kg或粗蛋白提取液150mg/kg灌胃,每日1次,连续7天,能显着减少家兔血浆中纤维蛋白原含量,抑制血小板粘附性,降低全血粘度比和血浆粘度比,并能一定程度地降低血细胞比容。这些实验表明虻虫可能通过降低血液的“粘、浓、凝、聚”,而发挥活血、逐瘀、破积和通经的临床效果。2.对小肠功能的影响,虻虫水煎剂对小鼠离体回肠运动有明显抑制作用。灌胃给药,对小鼠小肠推进功能无明显影响。按千克体重计算,以相当于人用量的200倍,连续2天给小鼠灌服虻虫水煎液,也未见稀软便、粘液或腔血便。表明虻虫不阴止肠道水分的吸收,也无明显刺激作用,不但无“致泻作用,相反使小鼠白天的排便次数明显减少。3.抗炎作用,虻虫提取物B、C和D组分80mg/kg,分别腹腔注射,均能明显抑制大鼠角叉菜胶性足肿胀,其B组分作用较强,后者静注10-20mg/kg的阿司匹林。4.镇痛作用,虻虫提取物A或B组分100mg/kg灌胃,能明显对抗苯醌(phenylquinone)所致小鼠扭体反应,其B组分作用较强。5.其他作用,虻虫对家兔离体子宫有兴奋作用,对内毒素所致肝出血性坏死病灶的形成有显着的抑制作用,虻虫醇提取物有明显溶血作用。
性味归经
苦,凉;有毒。归肝经。
功能主治
逐瘀,破积,通经。用于{徵}瘕积聚,少腹蓄血,血滞经闭,扑
损瘀血。
注意事项
孕妇禁用。
附方
①治太阳病,身黄,脉沉结,少腹鞕,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者:水蛭(熬)、虻虫(去翅、足)各三十个,桃仁二十个(去皮、尖),大黄三两(酒洗)。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下,更服。(《伤寒论》抵当汤)②治月经不行,或产后恶露脐腹作痛:熟地黄四两,虻虫(去头、翅,炒)、水蛭(糯米同炒黄,去糯米)、桃仁(去皮、尖)各五十枚。上为末,蜜丸桐子大。每服五、七丸:空心、温酒下。(《妇人良方》地黄通经丸)③治踠折瘀血:虻虫二十枚,牡丹一两。上二味,治下筛,酒服方寸匕,血化为水。(《千金方》)④治肿毒:虻虫、松香等分。为末,置膏药中贴患部。(《现代实用中药》)
名家论述
①《纲目》:成无己云,苦走血,血结不行者,以苦攻之,故治蓄血用虻虫,乃肝经血分药也。古方多用,今人稀使。②《本草经疏》:蜚虻,其用大略与ZHE虫相似,而此则苦胜,苦能泄结,性善啮牛、马诸畜血,味应有咸,咸能走血。故主积聚症瘕一切血结为病,如《经》所言也。苦寒又能泄三焦火邪迫血上壅,闭塞咽喉,故主喉痹结塞也。今人以其有毒多不用,然仲景抵当汤、丸,大黄ZHE虫丸中咸入之,以其散脏腑宿血结积有效也。③《本经逢原》:虻虫,《本经》治症瘕寒热,是因症瘕而发寒热,与蜣螂治腹胀寒热不殊。仲最抵当汤、丸,水蛭、虻虫虽当并用,二物之纯险悬殊。其治经闭,用四物加蜚虻作丸服,以破瘀而不伤血也。苦走血,血结不行者,以苦攻之,其性虽缓,亦能堕胎。④《药征续编》:按用虻虫之方,曰破积血,曰下血,曰畜血,曰有久瘀血,曰有瘀血,曰妇人经水不利下。曰为有血,曰当下血,曰瘀热在里,曰如狂,曰喜忘,是皆为血证谛也。然不谓一身瘀血也,但少腹有瘀血者,此物能下之,故少腹鞕满,或曰少腹满,不问有瘀血否,是所以为其证也。⑤《本经》:主逐瘀血,破下血积、坚痞、症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⑥《别录》:主女子月水不通,积聚,除贼血在胸腹五脏者,及喉痹结塞。⑦《日华子本草》:破症结,消积脓,堕胎。
摘录
《卫生部药品标准·中药材》、《中华本草》
本文章由好中医|中医中药网 www.welltcm.com 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