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蒲黄

药材名称
蒲黄
汉语拼音
pu huang
英文名
Cattail Pollen
拉丁文名
1.Pollen Typhae Angustifoliae2.Pollen Typhae Latifoliae3.Pollen Typhae Ori
原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
1.Typha angustifolia L.2.Typha latifolia L3.Typha orientalis Preel4.Typha angustata Bory et Chaub.
药材别名
蒲厘花粉、蒲花、蒲棒花粉、蒲草黄
药材类别
中药
药材来源
本品为香蒲科植物水烛香蒲 Typha angustifolia L.、东方香蒲 Typha orientalis Presl或同属植物的干燥花粉。夏季采收蒲棒上部的黄色雄花序,晒干后碾轧,筛取花粉。剪取雄花后,晒干,成为带有雄花的花粉,即为草蒲黄。

分布
生态环境 ①生于浅水。②生于河流两岸、池沼等地水边,以及沙漠地区浅水滩中。③生干水旁或沼泽中。④生于池沼、水边。资源分布 ①分布于东北、华北、西北、华东及河南、湖北、广西、四川、贵州、云南等地。②分市于东北、华北、西南及陕西、新疆、河南等地。③分布于东北、华北、华东及陕西、湖南、广东、贵州、云南等地。④分布于东北、华北、华东及陕西、甘肃、新疆、四川等地。
鉴别
性状 本品为黄色粉末。体轻,放水中则漂浮水面,手捻有滑腻感,易附着手指上。气微,味淡。显微鉴别 本品粉末棕褐色。花粉粒类圆形,表面有网状雕纹。
化学成分
1.狭叶香蒲,花粉主含黄酮类成分:香蒲新甙(typhaneoside)即异鼠李素-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山柰酚-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1-2)-α-L-吡喃鼠李糖基(1-6)-β-D-吡喃葡萄糖甙,异鼠李素-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山柰酚-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槲皮素-3-O-α-L-鼠李糖基(1-2)-β-D葡萄糖甙,槲皮素(quercetin),山柰酚(kaempferol),异鼠李素(isorhamnetin),柚皮素(naringenin)。还含甾醇类成分:β-谷甾醇(β-sitosterol),β-谷甾醇葡萄糖甙(β-sitosterolglucoside),β-谷甾醇棕榈酸酯(β-sitosterolpalmitate)。又含7-甲基-4-三十烷酮(7-methyl-4-TCMLIBiacontanone),6-三十三烷醇(6-TCMLIBiTCMLIBiacontanol),二十五烷(pentacosane)。还含多糖TAA、TAB、TAC,相对分子质量分别为57000、80000、86000,TAA由半乳糖(galactose),半乳糖醛酸(galacturonicacid),阿拉伯糖(arabinose),鼠李糖(rhamnose),木糖(xylose)按摩尔比2.7:6.5:6.6:2.7;1.0构成,TAB由半乳糖、半乳糖醛酸、阿拉伯糖、鼠李糖按摩泉比2.3:2.4:8.7:1.0构成,TAC由半乳糖、半乳糖醛酸、阿拉伯糖、鼠李糖按摩尔比1.7:1.7:5.2:1.0构成。另含天冬氨酸(asparticacid),苏氨酸(threonine),丝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micacid),缬氨酸(valine),精氨酸(arginine),脯氨酸(proline),胱氨酸(cystine),色氨酸(TCMLIByptophane)等氨基酸和钛、铝、硼、匐、铬、铜、汞、铁、碘、钼、硒、锌等微量元素。又含挥发油,基中主成分为:2,6,11,14-四甲基十九烷(2,6,11,14-teTCMLIBamethylnonadecane),棕榈酸甲酯(methylpalmitate),棕榈酸(palmiticacid),还含2-十八烯醇(2-octadecenol),2-戊基呋喃(2-pentylfuran),β-蒎烯(β-pinene),8,11-十八碳二烯酸甲酯(methyloctadeca-8,11-dienoate),1,2-二甲基苯(1,2-dimethoxybenzene),1-甲基萘(1-methylnaphthalene),2,7-二甲基萘(2,7-dimethylnaphthalene)等共63个组分。2.宽叶香蒲,花粉主含黄酮类成分:柚皮素,异鼠李素,槲皮素,异鼠李素-3-O-(2G-α-L-吡喃鼠李糖基)-芸香糖甙即香蒲新甙,槲皮素-3-O-α-L-吡喃鼠李糖基(1-2)--β-D-吡喃葡萄糖甙
药理作用
1.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蒲黄提取液对离体兔心有明显增加冠脉流量的作用。蒲黄水煎剂及以蒲黄为主的复方心舒Ⅲ号水煎剂均可使金黄地鼠夹囊微循环小动脉血流速度加快、毛细血管开放数增加;对小鼠心肌微循环也有改善作用。蒲黄对家兔心肌损害有防护作用,家兔左室支动脉结扎形成急性心肌梗塞模型,术后经用蒲黄治疗,可使家兔心肌梗塞范围缩小,病变减轻,还可使该模型家兔体内循环血小板比率升高,说明蒲黄抗血小板聚集作用可能是其抗心肌缺血作用的机制之一。从长苞香蒲花粉中提取分离的水仙甙能明显保护垂体后叶素诱导的大鼠心肌缺血,增加小鼠心肌86Rb摄取率,推测与水仙甙的钙拮抗作用有关。大剂量蒲黄具有抗低压缺氧作用,提高动物对减压缺氧的耐受力。蒲黄醇提物可延长夹闭气管小鼠和结扎颈总动脉小鼠的心电消失时间;可使小鼠异丙肾上腺素增加耗氧致缺氧、尾iv空气的存活时间延长;但对NaNO3所致小鼠组织缺氧死亡时间无延长作用。表明蒲黄提高心肌及脑对缺氧的耐受性或降低心、脑等组织的耗氧量,对心脑缺氧有保护作用,其原理可能为阻止心肌中ATP及ADP含量降低,使大脑皮层细胞膜上Na-K-ATP酶及Mg一ATP酶活力增强,加速ATP分解,并使中枢抑制加强,提高缺氧耐力,还可使缺氧心、肝超氧化物歧化酶恢复或接近正常水平,提高脑组织及动脉血氧分压,降低氧耗量及乳酸含量。蒲黄提取物对离体蛙心、兔心有可逆性的抑制作用,高浓度时使心脏停搏于舒张状态;并有降低家兔血压的作用。蒲黄对心脏的抑制作用,可能与蒲黄中所含的槲皮素(亦是胆碱脂酶抑制剂)有关。长苞香蒲花粉中的异鼠李甙凰有提高心肌cAMP水平的活性。2.降血脂及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蒲黄能防止喂饲高脂动物的血清胆固醇水平增高,并能增加喂饲高脂家兔的粪便胆固醇。该作用除抑制肠道吸收胆固醇、增加粪便胆固醇外,可能还与影响体内胆固醇代谢有关。将蒲黄油、蒲黄残渣及蒲黄花粉分别喂饲食饵性高胆固醇血症家兔,结果蒲黄花粉的降血脂作用最为明显。给饲以高脂饲料的家兔每日每只加服蒲黄16g,12周后停饲高脂,继续服用蒲黄4周,给药组不仅血清胆固醇迅速下降,9周即达正常浓度,而且主动脉壁胆固醇含量减少,病变减轻。心肌内小动脉扩张,血流增加,代谢旺盛,心肌营养改善,斑块形成较少;电镜检查,可见多数兔主动脉内皮完整光滑,内膜下层正常,仅偶见极少量的细胞浸润和脂质沉积。实验表明,蒲黄降血脂及抗动脉粥样硬化,是对不同环节的综合作用所致。蒲黄除可使急、慢性高血脂症家兔血清总胆固醇(TC)降低外,还可使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一C)升高、前列环素(PCI2)显着下降,血栓素A2(TXA2)/PGI2升高,使两者比值维持正常。体外实验发现,蒲黄兔血清能明显促进大鼠主动脉内皮细胞合成PGI2,而对脂质过氧化物的产生则无明显影响。蒲黄的降血脂作用还与其激活巨噬细胞功能有关。临床双盲法观察发现,蒲黄有良好的降低总胆固醇、升高HDL-C、降低血小板粘附和聚集性的作用(比300mg/d阿期匹林效果好);同时对血管内皮细胞有保护作用,并能抑制粥样硬化斑块形成。蒲黄中的不饱和脂肪酸及槲皮素均对降血脂和防治粥样硬化有效。含黄酮类的蒲黄组分FⅣ(含烃、碳水化合物的固醇类物质)有强烈的刺激猪动脉内皮细胞产生PGI2和tPA(纤溶酶原激活物)活性的作用,同时抑制ADP诱导血小板聚集。蒲黄中的活性成分三十一烷醇-6有降甘油三脂的作用;B-谷甾醇及其棕榈酸酯是降胆固醇的有效成分;B-谷甾醇棕榈酸酯还可抑制平滑肌细胞增殖。此外,B-谷甾醇葡萄糖甙、异鼠李素-3-O-a-L-鼠李糖(1→2)-B-葡萄糖甙、及槲皮素-3-O-a-鼠李糖基-B-葡萄糖甙可分别作用于动脉粥样硬化密切相关的多种环节。说明蒲黄降血脂、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为各种有效成分综合作用的结果。3.对凝血过程的影响:蒲黄对凝血过程的影响结果报道不一。早期研究认为,蒲黄能使家兔血小板数目增加,凝血酶元时间缩短,有明显缩短血液凝固时间的作用。蒲黄熟用炒炭,可增加止血作用。其原因之一可能是蒲黄中的黄酮类化合物(芦丁、槲皮素等)在一定温度下转化为具有止血作用的鞣质。但也有报道,蒲黄炒焦后,其止血作用与生蒲黄相比无显着性差异。更多的报道则认为,蒲黄能抑制血液凝固过程。对31例冠心病、高血脂患者的血小板粘附性、聚集性、抗凝血酶Ⅲ活力等进行了2mo的临床疗效观察,发现蒲黄能明显地抑制血小板粘附和聚集,并能轻度增加抗凝血酶Ⅲ的活力。纤维蛋白平皿法研究发现,蒲黄水提取液及其复方失笑散有促纤溶作用,说明它能直接分解纤维蛋白,不依赖纤溶酶系的存在。其促纤溶的活性成分可能是低分子物质,走性实验有黄酮甙类物质的阳性反应。实验性颈静脉血栓模型的家兔po蒲黄水浸液后,24小时血栓溶解率显着增加;血浆纤维蛋白原和血浆纤溶酶原含量无明显变化;代表血液优球蛋白溶解时间的血纤维溶活力在服药2一5小时内却显着增强。蒲黄煎液及其提取物总黄酮、有机酸、多糖等对ADP、花生四烯酸及胶原诱、导家兔体内、外血小板聚集功能均有明显抑制作用,其中以总黄酮作用最强,说明黄酮类化合物为蒲黄抗血小板聚集的主要有效成分。推测蒲黄总黄酮抗血小板聚集作用可能与抑制磷酸二酯酶活性,升高血小板内cAMP,使细胞内Ca2+浓度降低有关。上述4种被试组分对纤维蛋白原系统均无明显影响,但对胶原诱导的血小板聚集均有明显的解聚作用。是否与Ca2+有关,尚待研究。蒲黄异鼠李甙Ⅱ在体内、外均能抑制由ADP诱导的大鼠血小板聚集,并能明显延长复钙时间。长苞香蒲中异鼠李甙还有抗血栓形成效能。从长苞香蒲花粉中分离出多糖(分子量约为30000),低于100ug/ml时,可加速血浆复钙时间;较高浓度时,则抑制血浆复钙时间,其促凝血机制是由于激活了接触因子(ⅩⅡ);抗凝机制是蒲黄多糖抑制了纤维蛋白酶释放纤维蛋白肽的速率和纤维蛋白的聚集。近报道,从宽叶香蒲的干燥花粉中分离出一种新的黄酮甙和一种未知化合物,经实验有止血作用。4.对子宫及肠道平滑肌的作用:50%蒲黄注射液对豚鼠离体子宫和家兔在体子宫均有兴奋作用。小剂量使规则子宫收缩稍有增强,大剂量时子宫兴奋作用明显增强,呈不规则和痉挛性收缩。Ip2-3g/kg,对豚鼠、小白鼠中期引产有明显效果。其机制可能与直接增加子宫收缩和止血作用有关。蒲黄提取物可增强离体兔肠的蠕动,该作用可被阿托品阻断。蒲黄所含异鼠李素对小鼠离体肠管有解痉作用。蒲黄水溶性部分可用于治疗与免疫过敏及感染有关的特发性溃疡性结肠炎。还可预防动物肠粘连的形成。5.对免疫功能的影响:长苞香蒲可使大鼠胸腺、脾脏明显萎缩,免疫应答反应受到抑制,而大剂量时又可使巨噬细胞功能显着增强,并有提高胸腺、脾脏cAMP含量的趋势,这似说明香蒲花粉具有双向调节作用。32例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类患者po同时保留灌肠蒲黄水溶部分,给药后,患者补体C3上升至正常,免疫球蛋白均下降,其中IgG下降至正常,临床症状改善,其作用似与调整免疫功能有关。6.其它作用:蒲黄水溶部分体外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弗氏痢疾杆菌、绿脓杆菌、大肠杆菌、伤寒杆菌、史密氏痢疾杆菌及2型副伤寒杆菌均有较强的抑制作用;槲皮素也具有抗菌、抗过敏、解痉等作用。蒲黄粉外敷治疗外伤性头部水肿3天平复如初。大鼠桡骨骨折断端注射蒲黄注射液,可促进愈合,加速血肿吸收、机化,骨母细胞及软骨细胞增生活跃,促进骨痂形成。但用蒲黄水溶部分浸湿纱布外敷无此作用。包括蒲黄在内的花粉对机体影响是非特异性的,可促进生长、提高机体运动能力、改善记忆功能、延缓衰老,可使机体在不利条件因素下所出现的生理及生化上的变化转向正常或趋向正常方向发展,是一种优良的致适应剂。蒲黄醇提物能延长小鼠的游泳和爬杆时间,有抗疲劳作用。还可明显消除家兔腹水。现场人体验证,对预防急性高山反应效果显着。蒲黄能活血祛瘀,常用于血瘀经痛,产后恶露不下,血瘀腹痛。近代临床报道用于冠心病有效,对合并血脂高者也有一定降脂作用。单味蒲黄对降低冠心病人胆固醇和血小板粘附率有较好的作用。对功能性子宫出血、血尿、便血及咳血、鼻衄,有减少出血的作用。临床认为对产后子宫的收缩作用,较益母草为佳。
性味归经
甘、平。归肝、心包经。
功能主治
止血,化瘀,通淋。用于吐血,衄血,咯血,崩漏,外伤出血,经闭通经,胸腹刺痛,跌扑肿痛,血淋涩痛。

注意事项
孕妇慎用。
附方
①治妇人月候过多,血伤漏下不止:蒲黄三两(微炒),龙骨二两半,艾叶一两。上三味,捣罗为末,炼蜜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九,煎米饮下,艾汤下亦得,日再。(《圣济总录》蒲黄丸)②治产后血不下:蒲黄三两。水三升,煎取一升,顿服。③治产后恶露不快,血上抢心,烦闷满急,昏迷不省,或狂言妄语,气喘欲绝:干荷叶(炙)牡丹皮、延胡索、生干地黄、甘草(炙)各三分,蒲黄(生)二两。上为粗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入蜜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滓温服,不拘时候。(《局方》蒲黄散)④治产后心腹痛欲死:蒲黄(炒香)、五灵脂(酒研,淘去砂土)各等分。为末,先用萨醋,调二钱,熬成督,入水一盏,煎-巳分,食前热服。(《局方》失笑散)⑤催生:蒲黄、地龙(洗去士,于新瓦上焙令微黄)、陈糯皮等分。各为末p9口经日不产,各抄一钱巴,新汲水调服。(《证类本草》)⑥治坠伤扑损,疯血在内,烦闷者:蒲黄末,空心温酒服三钱。(《塞上方》)⑦治吐血、唾血:蒲黄一两。捣为散,每服三钱,温酒或冷水调。(《简要济众方》)⑧治肺热舰血:蒲黄、青嚣各一钱。新汲水服之。或去青摸,入油发灰等分,生地黄中顺下。(《简便单方》)⑨治鼻施经久不止:蒲黄二、三两,石榴花一两(末)。上药,和研为散,每服以新汲水调下一钱。(《圣惠方》)⑩治膀就热入、便血不止:蒲黄(微炒)二两,郁金(挫)三两。上二味,捣罗为散,每服一钱巴,粟米饮调下,空心晚食前服。(《圣济总录》蒲黄散)(11)治卒下血:甘草、干姜、蒲黄各一分。三物下筛,酒服方寸巴,日三。(《僧深集方》蒲黄散)(12)治舌胀满口,不能出声:蒲黄频掺。(《本事方》)(13)治小儿重舌,口中生疮,涎出:蒲黄一分,露蜂房一分(微炙),白鱼一钱。上药,都研令匀。用少许酒调,敷重舌、口中疮上,日三用之。(《圣惠方》蒲黄散)(14)治醇耳出脓:蒲黄末,掺之。(《圣惠方》)(15)治环中出血:蒲黄、炒黑研末,掺人。(《简便单方》)(16)治脱肛:蒲黄二两。以猪脂和数肛上,纳之,(《干金方》)(17)治阴蚀:蒲黄二两,桐皮二两,甘草二两。凡三物,捣筛,粉创上。(《令李方》蒲黄散)(18)治丈夫阴下湿痒:蒲黄末激之。(《千金方》)
名家论述
①《纲目》:《本事方》云,有士人妻舌忽胀满口,不能出声,以蒲黄频掺,比晓乃愈。又《芝隐方》云,宋度宗,一夜忽舌肿满口,用蒲黄、干姜末等分,干涤而愈。据此二说,则蒲黄之凉血活血可证矣。盖舌乃心之外候,丽手顾阴相火乃心之臣使,得干姜是阴阳能相济也。②《本草汇言》:蒲黄,性凉而利冶g洁膀肮之原,清小肠之气,故小便不通,前人所必用也。至于治血之方,血之上者可清,血之下者可利,血之滞者可行,血之行者可止。凡生用则性凉,行血而兼消;炒用则味涩,调血而且止也。③《药品化义》:蒲黄,若谣失血久者,炒用之以助补脾之药,摄血归源,使不妄行。又取体轻行滞,昧甘和血,上治吐舰喀血,下治肠红崩漏。但为收功之药,在失血之韧,用之无益。若生用亦能凉血消肿。④《本经逢原》:蒲黄,《本经》主心腹膀脱寒热,良由血结其处,营卫不和故也。与五灵脂同用,胃气虚者,入口必吐,下咽则利。舌根胀痛,亦有属虚火旺者,误用前法(指同干姜未干掺),转伤津液,每致燥湿愈甚,不可不审。⑤《本草正义》:蒲黄,专人血分,以治香之气,兼行气分,故能导瘀结而治气血凝滞之病。东壁李氏员谓其凉血、活血,亦以水产之品,故以为凉。颐谓蒲本清香,亦有宰味,以《本经》葛蒲辛温例之,必不可以为寒凉。蒲黄又为蒲之精华所聚,既能逐痰,则辛散之力可知。况心腹结滞之痛,新产瘀露之凝,失笑一投,捷于影响,虽曰灵脂导浊,是其专职,然蒲黄果是寒凉,必非新产有痰可用。若舌疮口疮,皮肤湿痒诸病,敷以生蒲黄细粉可愈,则以细腻粘凝,自有生肌之力,非仅取其清凉也。⑥《本经》:主心腹膀脱寒热,利小便,止血,消瘀血。⑦《药性论》:通经脉,止女子崩中不佳,主痢血,止尿血,利水道。⑧《日华子本草》:治(颠倒)扑血闷,排脓,疮疗,妇人带下,月经不匀,血气心腹痛,妊孕人下血坠胎,血运血耀,儿枕急痛,小便不通,肠风泻血,游风肿毒,鼻洪吐血,下乳,止泄精,血痢。被血消肿生使,补血止血炒用。⑨《纲目》:凉血,活血,止心腹诸痛。⑩《本草经疏》:治癌结,五劳七伤,停积瘀血,胸前痛即发吐颐。1①《现代实用中药》:外用于创伤,湿疹。1②《南宁市药物志》:外用治瘰疠。
现代临床研究
临床应用于产褥期,于产后开始口服生蒲黄末,每日3次,每次3g,连续3天,以观察其对子宫的收缩作用。据31例产妇的服药结果,产后3日宫底平均下降4.71cm,而对照组(未服药)30例平均下降3.64cm;同时服用生蒲黄后产妇的恶露亦渐减少。认为所谓法瘀作用,其本质似在于收缩子宫;并认为蒲黄除能收缩子宫外,还有止血作用。此外,作者还根据蒲黄的作用及临床观察结果,对蒲黄生用活血行血,炒黑止血及阴虚、无瘀忌用的说法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蒲黄无炒黑的必要,主张一律生用力陆床应用除孕妇外,一般无所禁忌.
摘录
《中国药典》、《中华本草》
本文章由好中医|中医中药网 www.welltcm.com 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