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芫花

药材名称
芫花
汉语拼音
yuan hua
英文名
Lilac Daphne Flower Bud,Flower bud of Lilac Daphne
原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
Daphne genkwa Sieb.et Zucc.
药材别名
芫、去水、赤芫、败花、毒鱼、杜芫、头痛花、闷头花、老鼠花、闹鱼花、棉花条、大米花、芫条花、地棉花、九龙花、芫花条、癞头花、南芫花、毒老鼠花、紫金花。
药材类别
中药
药材来源
本品为瑞香科植物芫花Daphne genkwa Sieb.et Zucc.的干燥花蕾。春季花未开放时采收,除去杂质,干燥。

分布
生态环境 生于路旁、山坡或栽培于庭园。资源分布 分布于华东及河北、陕西、河南、湖北、湖南、四川、贵州等地。
鉴别
性状 醋芜花取净芫花,照醋炙法(附录ⅡD)炒至醋吸尽。每100kg芫花,用醋30kg。本品形如芫花,表面微黄色。微有醋香气。显微鉴别 本品粉末:灰褐色。花粉粒黄色,类球形,直径23~45μm,表面有较明显的网状雕纹,萌发孔多数,散在。花被下表面有非腺毛,单细胞,多弯曲,长88~780μm,直径15~23μm,壁较厚,微具疣状突起。薄层鉴别 取本品粉末lg,加甲醇25ml,超声处理10分钟,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乙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芫花对照药材l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再取芫花素对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含2m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B)试验,吸取上述三种溶液各4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甲苯-乙酸乙酯-甲酸(8:4:0.2)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置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和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荧光斑点。
化学成分
花与花蕾含二萜原酸酯类化合物:花含芫花酯甲(yuanhuacin),芫花酯乙(yuanhuadin),芫花酯丙(yuanhuafin),芫花瑞香宁(genkwadaphnin)即12-苯甲酰氧基瑞香毒素(12-benzoxydaphnetoxin);花蕾含芫花酯丁(yuanhuatin),芫花酯戊(yuanhuapin)。黄酮类化合物:芫花素(genkwanin),3’-羟基芫花素(3-hydroxygenkwanin)即木犀草素-7-甲醇(luteolin-7-methylether),芫根甙(yuankanin),芹菜素(apigenin),木犀草素(luteolin),茸毛椴甙(tilirosid)即山柰酚-3-O-β-D-(6〃-对香豆酰)吡喃葡萄糖甙。花挥发油中含大量脂肪酸,棕榈酸(palmiticaicd)、油酸(ole-icacid)和亚油酸(linoleicacid)含量较高,约占总油量的60%;尚含正二十四烷(n-tetracosane),正十五烷(n-pentadecane),正十二醛(n-dodecanal),十一醛(undecanal),苯甲醛(benzaldehyde),a-呋喃甲醛(a-furaldehyde),苯乙醇(phenylethanol),1-辛烯-3-醇(1-octene-3-ol),葎草烯(humulene),丙酸牻牛儿醇酯(geraniolpropionate)和橙花醇戊酸酯(nerolpentanoate)等。
药理作用
1.利尿作用:吕向华报道,大鼠灌胃l0g/kg的芫花煎剂组与对照组相比,排尿与排钠率有明显增加,排钾量相近。剂量为20g/kg时,排尿、排钠率及排钾量均有显着增加,但2.5或5g/kg则无效。另据报道给麻醉犬静脉注射50%的芫花煎剂0.4-1.0g/kg,可使尿量增加一倍以上,约维持20分钟。用3%氯化钠液腹腔注射形成腹水的大鼠灌胃10g/kg的芫花煎剂或醇浸剂,均有利尿作用。2.镇咳、祛痰作用:氨水喷雾法引咳实验结果表明,小鼠灌胃1.25g/kg醋制芫花与苯制芫花的醇水提取液,或0.625g/kg羟基芫花素均有止咳作用。酚红排泄实验表明,小鼠灌胃5g/kg醋制芫花与苯制芫花醇水提取液或0.625g/kg羟基芫花素,均有一定祛痰作用,其祛痰机理可能与治疗后炎症减轻、痰液粘滞度降低有关。3.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据肖庆慈等报道,选用体重15-25g昆明小白鼠90只,雌雄皆有,随机分组,每组10只,共分9组,按表4中所列剂量灌胃给药,采用YsD-4药理生理实验多用仪,电刺激箱进行测记,观察不同时间里引起小白鼠尖叫时的电压数(mv)。结果见表4。表明小白鼠口服20g/kg单味甘草或炙芫花煎剂后有一定镇痛作用。且炙芫花伏于甘草。合用后与同剂量之单味煎剂比较,镇痛作用优于甘草、次于炙芫花。另据魏成武等报道芫花乙醇提取物腹腔注射500mg/kg(折合成生药,下同)在热板法、酒石酸锑钾扭体法及电击法中,对小鼠都有明显镇痛作用,并且吗啡受体拮抗剂纳洛酮能阻断其镇痛作用。在小鼠转棒实验中,腹腔注射l000mg/kg的芫花乙醇提取物显示明显镇静作用,在抗士的宁或苯甲酸钠咖啡因惊厥实验中,有明显抗惊厥作用,抗土的宁惊厥作用较强;此外,芫花还能明显增强异戊巴比妥钠对犬的麻醉作用。4.对消化系统的作用:。4.1.对动物离体肠段的影响:取约2kg重的健康成年家兔数只,雌雄皆有,急性处死后取出空肠,常规处理,保存于台氏(Tyrode)液中备用,实验共分20组进行,结果表明,药物在高浓度时,炙芫花对肠段的兴奋作用优于甘草,低浓度时则甘草伏于芫花。卞如濂亦报道:1.8mg(生药)/ml生芫花与醋制芫花的50%水煎剂、水浸剂及醇浸剂均有兴奋离体兔回肠的作用,能使肠蠕动增加,张力提高、加大剂量则呈现抑制作用。生芫花与醋制芫花醇浸剂对兔能轻度致泻,对犬除轻度致泻外,尚有致吐作用,对小鼠则无此作用。另据报道1%芫花之刺激性油状物,可使大鼠离体十二指肠呈强直收缩,对兔离体十二指肠则先兴奋后抑制,10%醋制与10%苯制芫花(用苯除去油状物后配成),均有类似作用。4.2.对大白鼠肠蠕动的作用:用大白鼠全肠推进法,取大白鼠随机分为3组,绝食24h后,口服灌胃生芫花和醋炙芫花药剂(按40g/kg给药),同时给5%炭末,l小时后处理大鼠。设对照组观察,生及醋炙芫花组的炭末推进长度,测出大白鼠的小肠全长(mm),求出推进率(各组以10只计)。表明芫花生品与醋炙品对大白鼠肠蠕动有轻度兴奋作用,使肠蠕动加快,生芫花组炭末染色长度较对照组平均增加6.4%;醋炙芫花组与对照组比较平均增加9.7%;说明芫花醋炙后,对肠蠕动作用较生品强。5.抗生育作用:芫花萜与雌二醇合用,对大鼠离体子宫有协同作用,对子宫颈的作用弱于子宫体,且与雌二醇无协同作用。兔宫颈注射100μg/kg芫花萜,引起强烈宫缩。犬静脉注射芫花素有相同作用。孕猴宫腔内给药也能引起流产。且局部给药作用加强,静脉注射反应慢或不明显。致流产原因,从芫花萜引产下来的胎盘和胎儿的病理检查结果可见,退变的绒毛蜕膜组织血栓形成、红细胞破坏、胎盘绒毛膜板下有大量中性多形核白细胞集聚,系药物注入后引起炎症细胞浸润之故;胎儿各器官的血管明显扩张瘀血)组织水肿、出血,细胞肿胀等病理改变系药物对局部组织的直接作用;蜕膜细胞退变坏死,以及胶带的炎性细胞浸润和水肿,可能是内源性前列腺素的分泌释放增多,致子宫平滑肌细胞收缩增强,而达到引产的目的。从细胞超微结构功能看,给药后可引起蜕膜与胎盘明显变性坏死,使溶酶体破坏释放大量磷酸脂酶A,导致继续保持分泌功能的蜕膜中粗面内质网加速合成与释放前列腺素。实验证明引产孕妇羊水内,随着前列腺素含量增加,伴有产程开始,刺激子宫平滑肌收缩引起流产。由此进一步说明芫花萜引产机理中,内源性前列腺素起着重要作用。在引产中可观察到HCG(缄毛膜促性腺激素)、雌二醇与雌三醇皆下降,说明药物对胎盘组织有一定损害,孕激素水平下降,有利于宫缩发动,可能是引起流产的辅因。另一项研究表明,芫花萜(20μg/ml)对鼠胚脱氧核糖核酸(DNA)合成有一定抑制作用。以3H一芫花萜注射于孕兔羊膜腔,48小时内羊水、胎盘与胎儿放射性为最强,母血与内脏器官放射性甚弱,尿中72小时排泄量仅为注入量的9.1%,可见临床上宫腔给药引产比较安全。6.对黄嘌呤氧化酶(XO)的抑制作用:1983年Noro,Tacataka等在从生药和植物药中寻找XO抑制剂时,发现芫花的花和芽对XO具有强的抑制作用,并从中分离出芫花素、芹菜素、3-羟基芫花素和木犀草素四种对XO有抑制作用的成分,它们的抑制活性IC50分别为7×10(-5)M、7.4×10(-7)M、10-5M和5.9×10(-7)M。芹菜素和木犀草素是XO的最强抑制剂。这些黄酮类化合物在该试验条件下对单胺氧化酶未表现有强的抑制活性。7.抗白血病作用:HallIH和NoroT等分别从芫花花部的甲醇提取物中分离得到两种强力抗P-388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二萜化合物-芫花瑞香宁和芫花酯甲。两者在体内低剂量(0.8mg/kg)时,即显强力抑制活性,其T/C值分别为175%和151%。研究还表明,芫花瑞香宁与芫花酯甲均可抑制P-388癌细胞核酸与蛋白质的合成,对前者的抑制作用,系在DNA聚合酶与嘌呤合成中的磷酸核糖氨基转移酶,肌苷酸脱氢酶及二氢叶酸还原酶;对后者系在延伸步骤中阻抑与干扰肽基转移酶的反应。8.抗菌作用:体外试验1:50浓度的醋制芫花及苯制芫花醇水提取液对肺炎球菌、溶血链球菌、流行性感冒杆菌均有抑制作用。芫花水浸液(1:4)在试管内对许兰氏杆菌、奥杜盎氏小孢子菌、星形奴卡氏菌等皮肤真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而芫花素无抗菌作用。9.其它作用:芫花甲醇提取物对cAMP磷酸二酯酶(PDE)具有抑制活性,并从中分离得到3种化合物,其中一种为强抑制PDE活性成分,初步鉴定为芹菜素二葡萄糖甙(Apigenindiglycoside)。免股四头肌刺激实验表明,5mg、0.5ml芫花萜醇液有严重局部刺激反应。10.此外,芫花叶和芫花根尚有下列药理作用:。10.1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10.1.1.对豚鼠离体心脏的作用:取豚鼠8只,重350-600g,处死后迅速取出心脏,按Langendorff氏法用37℃,恒温通氧的任洛氏液以高度70cm的恒压灌流心脏。约经15分钟待心脏活动和流量稳定后在灌流液中加入芫花叶提取液浓度达到0.6g/100ml(生药含量,下同),观察冠脉流量及心率变化。结果表明芫花叶有明显的增加冠脉流量的作用,但心率变化不明显。10.1.2.对离体蛙心的影响:按斯氏(Straub)离体蛙心灌流法制备离体蛙心,实验动物为滇蛙每组五个蛙心,共分20组进行实验,取平均值作曲线并比较,可见0.31-5%的芫花煎剂高浓度时对离体蛙心的收缩力及频率呈现明显的抑制作用,低浓度时抑制作用较弱或不明显。10.1.3.对小鼠急性缺氧耐受力的影响选用体重20-28g的健康小鼠30只,按性别和体重分为2组,每只小鼠皮下注射异丙肾上腺素10mg/kg,给药组同时腹腔注射芫花叶0.05g/kg,对照组则注射相同容量的生理盐水。30分钟后分别选择性别相同,体重相近的给药鼠和对照鼠各1只,组成配对置于内有10g钠石灰的密闭器中,观察得给药组小鼠的平均存活时间炒877.9±33.0秒,对照组小鼠的存活时间为715±32.3秒。T值测验两组有非常显着的差异(P<0.01)。10.1.4.对冠脉结扎猫血清磷酸肌酸激酶(CPK)的影响猫体重2.0-3.8kg,雌雄皆用,以戊巴比妥纳腹腔麻醉后背位固定,气管接人工呼吸器,并用水银检压计记录左颈动脉血压。开胸,暴露心脏,在左冠状动脉前降支下离冠脉起源12-14mm处穿一丝线,待血压稳定后结扎前降支。给药组猫在结扎冠脉后,立即通过股静脉注射注入芫花叶注射液0.75g/kg,并在以后5小时内用恒流泵以0.375g/kg/h的速度补充,对照组给予同体积的生理盐水。在冠脉结扎前5分钟及结扎后5小时内,每h从左颈总动脉取血1ml,测定血清磷酸肌酸激酶(CPK)活性,考虑到手术造成的骨骼肌损伤可造成血清CPK活性的提高,另外再设空白组,此组猫仅在左冠状动脉前降支下穿一丝线,不作结扎,股静脉注射给予相同体积的生理盐水,其它所有手术过程均与上述两组相同,首次取血在穿线前5分钟,以后取血间隔时间也与上述两组相同。经测定三组猫在5小时内血清CPK活性均较冠脉结扎前或心肌穿线前有所增强,但程度不同,其中对照组猫的CPK活性增强最为明显。由于对照组与空白组的所有手术过程相同,因此这两组间的差异可被看作是结扎冠脉引起的,向对照组和给药组均为结扎冠脉动物,所以后两组间的差异是由药物引起的。10.1.5.对麻醉猫的急性降压作用和对心率的影响麻醉猫6只,重2.0-2.0kg,股静脉注射芫花叶注射液1g/kg约1分钟后,血压由116.2±7mmHg迅速下降至65.8±6.1mmHg,下降43.5±3.O%,降压作用维持2分钟左右,其中2只猫在剪断双侧迷走神经后再次注射,其降压作用未见明显影响。另猫3只静脉注射阿托品lmg/kg后,再注射芫花叶,其降压作用略见减弱,据此分析降压机制可能主要不是通过迷走神经。10分钟内猫心率变化不明显,心律也未见异常。10.2.冠状动脉扩张作用:十万分之一的芫根乙素水溶液离体肠鼠心脏灌流,具明显扩张作用,效价略低于二甲氧基甲基呋喃色原酮(khellin)。10.3.毒鱼作用:芫根乙素十万分之一的水溶液可使金鱼30分钟内致死,似khellin类呋喃色原酮的毒鱼作用。
性味归经
苦、辛,温;有毒。归肺、脾、肾经。
功能主治
泻水逐饮;外用杀虫疗疮。用于水肿胀满,胸腹积水,痰饮积聚,气逆咳喘,二便不利;外治疥癣秃疮,痈肿,冻疮。
注意事项
孕妇禁用;不宜与甘草同用。
附方
1.芫花丸(《太平圣惠方》)。2.芫花丸(《普济本事方》),治积聚停饮,痰水生虫,久则成反胃,及变为胃痈。3.十枣汤(《伤寒论》),功能攻逐水饮,治太阳中风,下利呃逆,其人絷絷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心下痞硬满,引肋下痛,干呕短气,汗出不恶寒,表解里未和者,乃悬饮咳唾,胸胁引痛。4.取癖丸(《婴童百问》),治小儿痞块大痛。5.姜黄散(《证治准绳·女科》),治妇人血脏久冷,腹胀疼痛,小便浓白如泔。6.小消化丸(《圣济总录》),治水病通身微肿,腹大,食饮不消。
名家论述
①《神农本草经》:主咳逆上气,喉鸣喘,咽肿短气,鬼疟,疝瘕,痈肿。②《名医别录》:消胸中痰水,喜唾,水肿,五水在五藏皮肤及腰痛,下寒毒、肉毒。③《药性论》:治心腹胀满,去水气,利五脏寒痰,涕唾如胶者。主通利血脉,治恶疮风痹湿,一切毒风,四肢挛急,不能行步,能泻水肿胀满。④《日华子本草》:疗嗽、瘴疟。⑤《本草纲目》:治水饮痰澼,胁下痛。⑥《本草原始》:煎汁渍丝线,系痔易落,(并能)系瘤。⑦《汤液本草》:胡洽治痰癖、饮癖,用芫花、甘遂、大戟,加以大黄、甘草,五物同煎,以相反主之,欲其大吐也。治之大略,水者,肺、肾、胃三经所主,有五脏、六腑、十二经之部分,上而头,中而四肢,下而腰齐,外而皮毛,中而肌肉,内而筋骨,脉有尺寸之殊,浮沉之异,不可轻泻,当知病在何经、何脏,误用则害深,然大意泄湿。⑧《本草纲目》:张仲景治伤寒太阳证,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喘或利者,小青龙汤主之;若表已解,有时头痛出汗恶寒,心下有水气,干呕痛引两胁,或喘或咳者,十枣汤主之。盖小青龙治未发散表邪,使水气自毛窍而出,乃《内经》所谓开鬼门法也;十枣汤驱逐里邪,使水气自大小便而泄,乃《内经》所谓洁净府,去陈?法也。芫花、甘遂、大戟之性,逐水泄湿,能直达水饮窠囊隐僻之处,但可徐徐用之,取效甚捷,不可过剂,泄人真元也。陈言《三因方》以十枣汤药为末,用枣肉和丸,以治水气喘急浮肿之证,盖善变通者也。杨士瀛《直指方》云,破癖须用芫花,行水后便养胃可也。⑨《本草述》:芫花所治,在《本经》首言其主咳逆上气,喉鸣喘,咽肿短气,是其用在上焦以及中焦也。观《本经》于甘遂、大戟,俱云苦寒,而兹物独言辛温,唯其气温,故不独去水气,并治寒毒寒痰。(此味)与大戟仿佛以致其用,但苦寒、辛温,不惟上下区分,即恐决逐与开散,似犹未可一视。第举言其能虚人元气,以水乃气所化,而气布于上焦也,是亦不可不致慎矣。⑩《本经逢原》:芫花,消痰饮水肿,故《本经》治咳逆咽肿,疝瘕痈毒,皆是痰湿内壅之象。1①《本草求真》:芫花主治颇与大戟、甘遂(同),皆能达水饮窠囊隐僻之处,然此味苦而辛,苦则内泄,辛则外搜,故凡水饮痰癖,皮肤胀满,喘急痛引胸胁,咳嗽,瘴疟,里外水闭,危迫殆甚者,用此,毒性至紧,无不立应。不似甘遂苦寒,止泄经隧水湿;大戟苦寒,止泄脏腑水湿;荛花与此气味虽属相同,而性较此多寒之有异耳。1②张寿颐:芫花气味,《本经》虽称辛温,然所主诸病,皆湿热痰水为虐。功用专在破泄积水,而非可以治脾肾虚寒之水肿,则辛虽能散,必非温燥之药,故《别录》改作微温。据吴普谓神农、黄帝:有毒;扁鹊、歧伯:苦;李氏:大寒云云,似以李氏当之之说为允。《本经》主咳逆上气,喉鸣及喘而短气,皆水饮停积上焦,气壅逆行,闭塞不降之症;咽肿亦热毒实痰,窒滞清窍,此等苦泄攻通猛将,均为湿热实闭,斩关夺门,冲锋陷阵,一击必中之利器,非为虚人设法可知。鬼疟,实即古之所谓瘴疟,故治宜泄导热毒,亦非其他诸疟之所可混投者也。疝瘕亦指湿热蕴结之一症,不可以概一切之疝气瘕聚。痈肿,则固专指阳发实热之疡患矣。《别录》谓消痰水、水肿,及五种水气之在五脏者,固皆以实证立论,仍是《本经》之义。喜唾乃饮积胸中,水气上溢,而口多涎沫耳。皮肤腰痛,亦指水气泛滥之一症。惟寒毒二字,当有讹误,此乃寒泄之药,非其所主,岂浅者以《本经》气味有温之一说,而姑妄言之耶?总之,《名医别录》虽集成于贞白居士之手,然六朝以降,传写屡经,亦难保无妄人羼杂之句,是当衡之以理,而必不可一味盲从者。肉毒是肉食之毒,食物得毒,固必泄之而毒始解。
摘录
《中国药典》、《中华本草》
本文章由好中医|中医中药网 www.welltcm.com 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