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仙鹤草

药材名称
仙鹤草
汉语拼音
xian he cao
英文名
Hairyvein Agrimonia Herband Bud, Herb of Hairyvein Agrimonia
拉丁文名
Herba Agrimoniae Pilosae
原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
Agrimonia pilosa Ledeb.
药材别名
鹤草芽、龙牙草、施州龙牙草、瓜香草、黄龙尾、铁胡蜂、金顶龙芽、老鹳嘴、子母草、毛脚茵、黄龙牙、草龙牙、地椒、黄花草、蛇疙瘩、龙头草、寸八节、过路黄、毛脚鸡、杰里花、线麻子花、脱力草、刀口药、大毛药、地仙草、蛇倒退、路边鸡、毛将军、鸡爪沙、路边黄、五蹄风、牛头草、泻痢草、黄花仔、异风颈草、子不离母、父子草、毛鸡草、群兰败毒草、狼牙草、止血草黄龙牙。
药材类别
中药
药材来源
本品为蔷薇科植物龙芽草Agrimonia pi10sa Ledeb.的干燥地上部分。夏、秋二季茎叶茂盛时采割,除去杂质,干燥。
分布
生态环境 生于溪边、路旁、草地、灌丛、林缘及疏林下。资源分布 我国大部分地区均有分布。
鉴别
性状 本品长50~10Ocm,全体被白色柔毛。茎下部圆柱形,直径4~6mm,红棕色,上部方柱形,四面略凹陷,绿褐色,有纵沟和棱线,有节;体轻,质硬,易折断,断面中空。单数羽状复叶互生,暗绿包,皱缩卷曲;质脆,易碎;叶片有大小2种,相间生于叶轴上,顶端小叶较大,完整小叶片展平后呈卵形或长椭圆形,先端尖,基部楔形,边缘有锯齿;托叶2,抱茎,斜卵形。总状花序细长,花萼下部呈筒状,萼筒上部有钩刺,先端5裂,花瓣黄色。气微,味微苦。显微鉴别 本品叶的粉末暗绿色。上表皮细胞多角形;下表皮细胞壁波状弯曲,气孔不定式或不等式。非腺毛单细胞,长短不一,壁厚,木化,具疣状突起,少数有螺旋纹理。小腺毛头部1~4细胞,卵圆形,柄1~2细胞;另有少数腺鳞,头部单细胞,直径约至68μm,含油滴,柄单细胞。草酸钙簇晶甚多,直径9~50μm。薄层鉴别 取本品粉末2g,加石油醚(60~90℃)40ml,超声处理30分钟,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三氯甲烷10ml溶解,用5%氢氧化钠溶液10ml振摇提取,弃去三氯甲烷液,氢氧化钠液用稀盐酸调节pH值1~2,用三氯甲烷振摇提取2次,每次10ml,合并三氯甲烷液,加水10ml洗涤,弃去水液,三氯甲烷液浓缩至1ml,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仙鹤草对照药材2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再取仙鹤草酚B对照品,加三氯甲烷制成每1ml含0.5m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诺法(附录ⅥB)试验,吸取上述三种溶液各10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石油醚(60~90℃)-乙酸乙酯-醋酸(100:9:5)的上层溶液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和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化学成分
全草含仙鹤草素、仙鹤草内酯(Agrimonolide)、鞣质(为焦性儿茶酚鞣质、没食子鞣质等(6.67%-13.71%))、甾醇、有机酸、酚性成分、皂甙,还分离得仙鹤草酚A(agrimolA)、仙鹤草酚B(agrimolB)、仙鹤草酚C(agrimolC)、仙鹤草酚D(agrimolD)、仙鹤草酚E(agrimolE)、仙鹤草酚F(agrimolF)及仙鹤草酚G(agrimolG),其中仙鹤草酚C的结构已明确;尚含木犀草素-7-D-(luteolin-7-D-glucoside)、大波斯菊甙(cosmosin)及挥发油等,还从全草中分离出仙鹤草素甲、乙、丙(agrimoninA,B,C),市售仙鹤草素为一酸性物质,药用其钠盐、可能为一混合物。根含鞣质8.9%,茎含鞣质6.5%,叶含鞣质16.4%。茎、叶还含木犀草素-7-β-葡萄糖甙(Luteolin-7-β-glucoside)和芹菜素-7-β-葡萄糖甙(Apigenin-7-β-glucoside)和维生素C、K。鲜根茎冬芽含鹤草酚(agrimophol),经体外灭囊虫试验和临床观察,证明为有效物质,尚含仙鹤草内酯(agrimonolide)、香草酸(vamillicacid)、l-花旗松素(l-二氢槲皮素,l-taxifolin)、鞣花酸、伪绵马素、仙鹤草内酯-6-O-β-D-葡萄糖甙、反式对羟基肉桂酸酯、(2S,3S)-(-)-花旗松素-3-O-β-D-葡萄糖甙、鞣花酸-4-O-β-D-木糖甙以及委陵菜酸等。
药理作用
1.杀虫作用:1.1.对血吸虫的驱杀作用:1.1.1.鹤草酚对体外培养血吸虫活动的影响:从感染1000-1500条日本血吸虫尾蚴达5-6周的家兔体内用无菌术取虫、按常规方法进行体外培养。挑取完整的合抱雌雄虫1对,置于盛装1ml小牛血清-台氏液(1:5)的卡氏瓶中,每组10瓶,放在36-37℃的恒温箱中培养。待虫体活动正常后加入含所需浓度的鹤草酚药液,容量为1ml,并按时在解剖镜下观察虫体活动情况。每次试验均用含上述精氨酸,吐温80和聚乙二醇400培养液作对照。实验结果表明,体外培养的两性血吸虫接触鹤草酚4μg/ml4分钟左右,即见虫体兴奋,呈急速蠕动;6分钟后,腹吸盘自瓶壁脱落,但可反复吸着,约持续2-3分钟后即完全丧失吸着能力。此时,只腹吸盘仍有微弱的缩动、虫的体部则逐渐挛缩,约20-30分钟雄虫停止活动,但雌虫的吸盘在l分钟内仍有微弱缩动。药液浓度为8μg/ml,雄虫与药液接触6-15分钟后即停止活动,雌虫则在接触药液2小时内停止活动。当两性血吸虫停止活动后加入阿托品(1×10(-3)M)或5-羟色胺(1×10(-3)M),均不能使虫体恢复活动。正常两性血吸虫接触槟榔碱(1×10(-3)M)虫体立即松弛伸长,抱雌沟散开,虫体停止活动。此时加入鹤草酚8μg/ml后1分钟,虫体开始恢复活动并逐渐兴奋,持续2分钟左右,虫体挛缩,活动逐渐变弱直至再次停止活动。用含鹤草酚0.5-2μg/ml的培养液培养两性血吸虫时,如不调换培养液,两次实验结果,雄虫活动停止的时间分别为2.8±0.4和2.9±0.3天(X±SE,下同);雌虫为5.2±0.4天;若药液浓度为4μg/mL,雄虫活动停止的时间均小于30分钟,雌虫分别为1.4±0.2和1.6±0.2天;当药液浓度为8μg/ml时,雄虫于15分钟内,雌虫于2小时内停止活动。4组两性血吸虫与鹤草酚8μg/ml分别接触24、48、72和96小时后,将前1组虫移换至正常培养液,虫可逐渐恢复微弱活动,但于3天内死亡;后3组的则未恢复活动。对照组两性血吸虫平均存活时间为12.1±0.6天。1.1.2.鹤草酚合并硝唑咪对感染小鼠体内虫体在体外培养的影响:取感染血吸虫尾蚴80-100条达5周的小鼠,单用鹤草酚300mg/kg,硝唑咪75mg/kg或两药合并灌胃治疗,疗程为5天。给药鼠于停药24小时剖杀,自从肠系膜及肝内收集两性血吸虫进行体外培养,观察虫的活动及其恢复情况。实验结果表明,鹤草酚合并硝唑咪组的两性血吸虫皆不能恢复正常活动,并于3天内死亡。而单用鹤草酚或硝唑咪治疗的虫的平均存活时间分别为12.1±0.5和13.3±0.7天,与合并治疗组的差别非常显着(P<0.01)。1.1.3.鹤草酚合并硝唑咪对血吸虫存活时间的影响:以10对虫一组,培养在含硝唑咪10μg/ml和鹤草酚0.25μg/ml的培养液中、雄虫平均存活时间为1.5±0.5天,雌虫为2.4±0.2天。而培养在含硝唑咪10μg/ml或鹤草酚0.25μg/ml的培养液中,雄虫平均存活时间分别为3.3±0.2和3.1±0.2天,雌虫分别为4.4±0.4和5.4±0.4天,占合并组的差别非常显着(P<0.01),二次试验的结果相仿。另据报道鹤草酚对牛羊肝片吸血虫亦有较强的杀灭作用,对牛羊肝血虫病有较好的治疗作用。鹤草酚单独用于小鼠血吸虫病效果不佳,当与硝唑咪合用时,则明显提高治疗效果,病犬的雌虫率减少可达98-100%另外,虫体糖原含量在服鹤草酚后下降十分明显,但恢复快,合并给药与上相似。1.2.对绦虫和蛔虫的杀灭作用:1.2.1.对猪囊尾蚴的作用:患猪肉绦虫囊尾蚴的病猪屠宰后,剥取包囊完整的囊尾蚴,放入营养液配制的药液中,室温(16-16.5℃)下浸泡l小时,并间隔摇动3-5次,然后取出用营养液洗涤2-3次,放入恒温38℃的80%胆汁生理盐水中温孵,观察1小时内孵出动虫的百分率,比较各浓度药物的作用。剥取包囊完整的猪囊尾蚴286个,分7组,每组38-49个,分别放入5×1O(-4),2×10(-4),10(-4),10(-5),10(-6)和10(-7)鹤草酚药液中,按前述方法浸药,温孵培养,结果营养液对照组在l小时内动虫孵出率为87.8%,10(-7)鹤草酚没有显着的影响,孵出率为36.7%,随药物浓度的增加,幼虫孵出率逐降。5×10(14)浓度可完全抑制幼虫的孵出。1.2.2.对猪幼小绦虫的作用和药物的不同粉碎度对其作用的影响:按前述研磨配药方法,配制10(-4)鹤草酚溶液,温热至38℃;过200目、160-100目和50目筛的药粉各称取10mg,分别加20%阿拉伯胶水溶液10ml以相同速度、相同次数搅拌混匀,用粗口吸管各吸2ml分别放入温热至38℃的18ml营养液中,混匀即成10(-4)浓度。将按前述方法孵出的猪幼小绦虫,放入刚刚配好的各药物溶液中,于38℃水浴中温孵。以虫完全停止活动为指标,记录放入药液中后2、5、8、10、15、20、30、40、50、60分钟各段时间停止活动的虫数,求出各组继小绦虫停止活动的平均时间和时间范围。按前述方法将囊尾蚴孵化出幼小绦虫,取活动良好者100条,分5组,每组20条,分别放入刚刚配好的各不同粉碎度的药物制剂中,进行温孵观察。其结果用研磨方法配制的10(-4)药液与猪幼小绦虫接触后5-30分钟完全停止活动,平均停止活动时间为15.5分钟,取出幼虫放新鲜营养液仍不恢复,可见该浓度鹤草酚可完全杀死猪幼小绦虫。过200目、160-100目和过50目筛的10(-4)药粉悬液,使虫完全停止活动的时间范围分别为5-50、10-50、30-60分钟。粉碎度愈细,药物发挥作用愈快,从研磨配制的药液到达50目筛的药粉悬液,使虫平均停止活动的时间几乎成直线增加。对照组幼虫在观察的90分钟内全部活动。1.2.3.对莫氏绦虫的作用:取新鲜羊的扩展莫尼茨绦虫(Monieziaexpensa,下称莫氏绦虫)放入38℃营养液中适应15分钟后,用哈复氏感应电刺激器(电流0.3-0.4mA)刺激近头部的颈链和体节(包括写卵节片),选自发活动良好,电刺激后局部和全身反应正常者为实验用。适用的绦虫放入不同浓度的药液中38℃恒温培养,观察1、2、5、20、40、60分钟等各时间虫体各段自发活动和对电刺激的反应。1分钟后取出,用营养液冲洗,放入38℃新鲜营养液中,观察自发活动和对电刺激的反应。以自发活动停止、经电刺激后虫体局部和全身均无反应者为死亡,观察药物作用。选取莫氏绦虫32条、分6组,分次进行实验。将虫放入10(-4)、10(-5)、2×10(-6)、10(-6)鹤草酚溶液和0.69×10(-5)灭绦灵(与10(-5)鹤草酚相同克分子浓度,均为2.1×10(-4)克分子)溶液及营养液(对照)中,按前述方法进行温孵和观察,结果上述四种浓度鹤草酚溶液与虫体接触后1分钟内自发活动增强,虫体开始收缩。2分钟自发活动停止,虫体变狭变厚,边缘锯齿状,呈挛缩状态,对电刺激反应阳性。5分钟虫体极度挛缩呈螺旋体状,对电刺激无论局部或全身均失去反应,此时部分虫体后段写卵节片有脱落。约20分钟挛缩程度略有降低、虫体经牵拉后,已不能完全恢复挛缩状态。浸药60分钟后,10(-6)浓度组的绦虫恢复自发活动,2×l0(-6)浓度组有部分虫体恢复自发活动或电刺激呈阳性反应,而10(-4)和10(-5)浓度组仍未恢复。1.2.4.对短膜壳绦虫病鼠的作用:实验治疗人工感染短膜壳绦虫的小鼠92只,于感染后第14-21天随机分成8组,分别1次灌胃鹤草酚0.1-0.2g/kg,石油醚提取物0.6-0.8g/kg,酸沉淀物0.4g/kg,灭绦灵0.3g/kg,别丁0.5g/kg和生理盐水20ml/kg,给药后第3天处死,取出全部肠管按前述方法进行检查。结果看出,1次服用0.1g/kg鹤草酚驱绦率为66.7%,剂量为0.2g/kg时,可使人工感染的小鼠肠内短膜壳绦虫全部驱净。石油醚提取物,酸沉淀物两种制剂也均有驱绦作用。鹤草酚杀虫绦虫的原理可能它显着和持久地抑制虫体细胞代谢,切断维持生命的能量供给所致。1.2.5.将离体绦虫囊虫置于各种子不同浓度的仙鹤草根茎冬芽提取液中,39℃保温2小时,0.125mg/kg浓度时囊虫杀死率为50%;在显微镜下滴加提取液于幼虫上,可见头节上的吸盘,顶突运动很快受到抑制,4-7分钟头节呈固缩僵直,吸盘、顶节完全退缩,其有效成分主要作用于头节,对颈节及体节亦有作用。仙鹤草有效成分为鹤草酚,其作用原理是抑制虫体细胞代谢,切断虫体维持生命的能力,又使虫体强烈收缩,增加能量消耗,加速虫体死亡。1.2.6.对离体猪蛔虫的作用:取新宰猪蛔虫20条(雄雌兼有),分四组,分别放入营养液和10(-5)、10(-4)、10(-3)鹤草酚溶液中38℃温孵。蛔虫浸入10(-5)-10(-3)药液后5分钟内均产生兴奋作用,10-30分钟作用最强,虫体伸缩卷曲异常激烈,相互缠绕成团或虫体挺起伸出杯外,此时虫体有一定程度的痉挛,40分钟后活动有所减弱,60分钟后浸药组蛔虫仍比对照组活动强烈。可见鹤草酚对蛔虫有持久的兴奋作用。2.杀精子作用:2.1.仙鹤草根芽石油醚提取物对动物精子的影响:用6只小白鼠和4只豚鼠的付睾进行实验,两种动物的精子各用石油醚提取物的两种浓度,小白鼠精子各进行5次实验,豚鼠精子各进行3次实验。结果仙鹤草根芽石油醚提取物悬液含鹤草酚3.1×10(-4)和6.2×10(-4)g/ml浓度,均可在5分钟内杀死小白鼠全部精子。石油醚提取物3.1×10(-4)g/ml亦可在5分钟内杀死豚鼠全部精子,而浓度增加一倍,6.2×10(-4)g/ml在1分钟内即可杀死豚鼠全部精子。2.2.仙鹤草石油醚提取物对人精子的影响:采用两人的精液进行试验,部分试验用稀释精液,部分试验用原精液、各进行两次试验。结果石油醚提取物悬液含鹤草酚5×10(-4)g/ml浓度对人的稀释精液,在3-7分钟内可杀死全部精子;含鹤草酚2.5×10(-3)g/ml浓度对人的原精液在1-5分钟内可杀死全部精子。2.3.鹤草酚悬液对动物精子的影响:将1份鹤草酚结晶溶于10份氯仿中,分次加于50份聚乙二醇(PEG300)中,研匀,再加入用任氏液配制的5%阿拉伯胶液,边加边研,配制成所需浓度之悬液。对照液的配制,除无鹤草酚外,其它成分及配制方法均与鹤草酚悬液相同。不同浓度的鹤草酚悬液和对照液均用任氏液稀释。用5只小白鼠,2只豚鼠和2只家兔的付睾进行试验,三种动物的精子分别用鹤草酚悬液的2-3种浓度,各种浓度分别进行2-4次试验。鹤草酚悬液1×10(-4)和2×10(-4)g/ml浓度,均可在5分钟内杀死小白鼠、豚鼠和家兔的全部精子;3×10(-4)和5×10(-4)g/ml,均可在1分钟杀死3种动物精子。2.4.鹤草酚悬液对人精子的影响:采用3人的精液进行试验,部分试验用稀释精液,部分试验用原精液。稀释精液试验用鹤草酚悬液4种浓度,原精液试验用鹤草酚悬液2种浓度,各种浓度分别进行3-5次试验。鹤草酚悬液2×10(-4)和3×10(-4)g/ml浓度对人的稀释精液,在5分钟内可杀死全部精子,4×10(-4)和5×10(-4)g/ml,在1分钟内即可杀死全部精子;而对人的原精液则需较高浓度,1×10(-3)g/ml在5分钟内可杀死全部精子,2×10(-3)g/ml在1分钟内可杀死全部精子。3.抗肿瘤作用:3.1.对癌细胞的影响:取接种6-9天生长良好的肝癌腹水癌小鼠腹水液,用无菌生理盐水稀释至1×10(7)-2×10(7)癌细胞/ml,取此癌细胞液0.5ml加等容积不同浓度鹤草酚药液,使鹤草酚最终浓度为2.5-0.08mg/ml的四种浓度,轻摇混匀,于37℃下温孵,和3小时,然后取出,再加0.05%伊红,镜检,计数被染成红色的癌细胞百分率(死亡癌细胞被赤染,赤染百分数称赤染率),温孵1小时和3小时的四次实验结果列于表。结果看出,0.16mg/ml鹤草酚对癌细胞已具有一定杀灭作用,1.25mg/ml时可在1小时内将癌细胞全部杀死。生理盐水对照组1小时内癌细胞赤染率为7.3%。10(2)-3×10(2)癌细胞/ml,每只小鼠于右腋下皮下接种0.2ml,每大组动物接种一种瘤源,次日每大组动物随机分成给药组和生理盐水对照组,并开始每天腹腔注射鹤草酚注射液30mg/kg,对照组注同体积生理盐水,连续给药12-14天,停药次日称动物体重和瘤重,重复两批实验的结果证明,鹤草酚对S37和U14具有明显的实验治疗作用,对肿瘤生长的抑制率分别为47.0%(P<0.01)和38.7%(P<0.05)。对S180和肝癌肉瘤也有一定抑制作用,其抑制率分别为26.3%和23.5%(P<0.05)。给药组动物在实验过程中没有死亡。经解剖观察。给药组与对照组动物胸腺和脾脏大小差别不明显,上4种瘤谱的实验动物,于实验后体重均有明显增加,给药组与对照组动物体重增长速度相近,可见该剂量鹤草酚对实验小鼠看不出明显毒性反应。对JTC-26抑制率100%。HELA细胞集落法试验,仙鹤草根中含有细胞毒成分,该成分溶于甲醇和乙醚,可强烈抑制HELA细胞集落形成。在500μg/ml浓度下,不但不损害正常细胞,反而促进正常细胞100%的生长发育(实际上是具有扶正作用)。3.2.瘤体局部和腹腔同时给药对实体瘤的影响:接上述接种方法,给小鼠接种S180和37,于接种后次日每日腹腔注射鹤草酚注射液30mg/kg,对照组动物注同体积生理盐水,于给药后第第5天开始,给药组动物注鹤草酚总量仍为30mg/kg,但其中每只动物给瘤体内注射0.25mg,余下药量腹腔注射给予,从接种后次日开始给药,共给药14天。第l5天处死称体重和瘤重,结果表示,鹤草酚对S180抑制率为67.7%(P<0.01)。对S37抑制率68.1%(P<0.01)。可见此种给药方式的疗效比单独腹腔给药疗效明显。3.3.对腹水癌的影响:抽取肝癌腹水癌腹水液,用无菌生理盐水稀释成1×1(2)-2×10(2)癌细胞/ml,接种于小鼠(每只小鼠腹腔注射0.2ml)次日随机分为给药组与对照组,并腹腔注射鹤草酚30mg/kg,每天1次,连续给药7天,对照组注同体积生理盐水,观察30天内各鼠死亡时间(不死者以存活30天计算),计算生命延长率结果,肝癌腹水癌给药组动物24只平均存活26.2±0.9天,对照组25只平均存活17.5±1.3天。生长延长率为49.6%(P<0.01);鹤草酚对肝癌腹水癌动物有明显延长生命的作用。3.4.对S180的影响:实验方法按国家抗肿瘤药物体内筛选规程进行。结果表明,仙鹤草醇提取物(根)1.5g/kg×10,腹腔注射,重复实验,对小鼠S180的抑制率分别为57.2%(P<0.001)、53.2%(P<0.01)和56.2%(P<0.01);按1000mg/kg体重口服给移植肉瘤-180的豚鼠,每天一次,肿瘤抑制率达37.424%;按100mg/kg体重腹腔注射移植肉瘤-180的小鼠,热水提取物的抑制率为18.5%,乙醇提取物为7.4%,或有其根水提取物,茎叶水提取物及醇提取物无抗肿瘤作用。提示仙鹤草抗肿瘤成分存在于根(包括根芽)中,属醇溶性物质。另外,光镜观察表明,对照组瘤细胞增生活跃,侵袭力强。给药组瘤细胞核分裂相减少,退变坏死严重,胞浆呈网状或空泡状,乃至透明,核膜增厚,核染色质凝集成粗颗粒状,严重者,核碎裂和核固缩。电镜观察表明,对照组瘤细胞与光镜所见相同。给药组瘤细胞的显着变化在细胞核,核膜间隙扩张,出现环状核仁,核呈同质化现象。此外,尚见胞浆内线粒体肿胀和嵴消失,粗面内质网囊泡化和脱粒,多聚核蛋白体解聚。3.5.全草的乙醇提取物对小鼠肝癌皮下型的肿瘤抑制率达50%以上。3.6.鹤草酚对小鼠肉瘤-37也有抑制作用。4.止血作用:临床上用仙鹤草素作止血剂已有数十年历史,但对其止血作用的动物实验研究未取得一致看法。4.1.早期研究报告指示,仙鹤草及其醇提物均有促进凝血的作用。粗制浸膏也有促进血液凝固的作用,蛙腿灌流时并有收缩周围血管作用。小鼠静脉注射仙鹤草素后,出血时间缩短45%。家兔静脉注射,可大大缩短其血凝时间,井使血小板数增加。实验性狗股动脉出血时,局部应用仙鹤草粉并加压迫,有一定止血效果。4.2.有报道仙鹤草素钠盐2mg/kg给兔静脉注射,做凝血时间(玻片挑针法)、血小板计数及血凝去钙加钙凝固试验,证明血液凝固时间显着加速,血小板计数明显增加,并谓仙鹤草素可增进血液凝固速度20%-30%,但也有认为仙鹤草素无止血作用,未能证实市售仙鹤草素注射剂有促进血凝作用,大剂量(15mg/kg)还能显着延长血凝时间;仙鹤草所含的仙鹤草素甲、乙、丙及另一种酚性树脂酸均无血凝作用。5.对循环系统的作用:仙鹤草乙醇浸膏给麻醉兔、犬静脉注射,可使血压上升,并能兴奋呼吸,而其水提部分的醇提取物却能使家兔的血压降低。兔耳及蛙后肢血管灌流时,低浓度使血管的缩,高浓度则扩张。也有报告指示,仙鹤草浸剂及提取物灌流兔耳血管,低浓度时无影响,高浓度亦呈扩张反应,并能对抗肾上腺素的缩血管作用。浸剂及仙鹤草素对离体蛙心均有强心作用;能增加蛙及蟾蜍的心率及收缩强度,而水提部分的乙醇提取物对离体蛙心则有抑制作用。仙鹤草素对离体兔心,1∶100000-1∶5000浓度均能增加其收缩振幅,增加之程度与浓度呈正比。正常兔静脉注射4mg,不影响其心电图。表明小剂量可加大心脏收缩幅度,中等剂量可使心率与心缩幅均略增加,大剂量则使心搏徐缓和缩幅度更大。6.对平滑肌的作用:水提部分的乙醇提取物对兔和豚鼠离体肠管,低浓度兴奋,高浓度则抑制。仙鹤草内酯能降低离体兔肠的收缩幅度及张力,而后使肠运动停止于松弛状态。对大鼠在位小肠的蠕动亦呈抑制作用。7.抗炎作用:水提取物及醇、水提取物对芥子油或葡萄球菌感染引起的家兔结膜炎皆有消炎作用,对前者,醇、水提取物消炎效果较好,对后者则水提取物较好,体外试验对葡萄球菌的抑制,也以水提取物作用较强。其消炎作用在于仙鹤草中含有能生成缩合型鞣酥(Phlobaphene)的鞣质的收敛作用之故。8.抗菌及抗病毒作用:热水或乙醇浸液在试管内对枯草杆菌及金黄色葡萄球菌有一定抑制作用,对人型结核杆菌有微弱的抑制作用。对草履虫有杀灭作用,有效成分可溶于醚及氯仿。仙鹤草甲醇提取物经处理所得的棕色粉末,对革兰阴性细菌有抑制作用。仙鹤草嫩茎叶煎剂局部应用,对阴道滴虫病亦有良好效果。欧产仙鹤草(Agrimoniaeupatoria)之水提取液,体外试验对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对链霉素、对氨水杨酸已耐药者亦有效,但对异烟肼耐药者无效。乙醇提取物在小鼠具抗病毒(ColumbiaSK病毒)作用。9.其他作用:家兔注射水提取物100mg/kg时有镇痛作用(兔齿髓电刺激法),如用醇、水提取物则50mg/kg即有效。此外仙鹤草素似能略减血糖,略增红细胞对于低渗盐水的抵抗力,对于大鼠的基础代谢略有降低作用。此外,冬芽粉有导泻作用,故临床应用时,不需另服泻药。
性味归经
苦、涩,平。归心、肝经。
功能主治
收敛止血,截疟,止痢,解毒,补虚。用于咯血,吐血,崩漏下血,疟疾,血痢,痈肿疮毒,阴痒带下,脱力劳伤。
注意事项
非出血不止者不用。
名家论述
①《履巉岩本草》:叶:治疮癣。②《滇南本草》:治妇人月经或前或后,赤白带下,面寒腹痛,日久赤白血痢。③《生草药性备要》:理跌打伤,止血,散疮毒。④《百草镜》:下气活血,理百病,散痞满;跌扑吐血,血崩,痢,肠风下血。⑤《植物名实图考》:治风痰腰痛。⑥《伪药条辨》:治瘰疬。⑦《现代实用中药》:为强壮性收敛止血剂,兼有强心作用。运用于肺病咯血,肠出血,胃溃疡出血,子宫出血,齿科出血,痔血,肝脓疡等症。
摘录
《中国药典》、《中华本草》
本文章由好中医|中医中药网 www.welltcm.com 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