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石菖蒲

药材名称
石菖蒲
汉语拼音
shi chang pu
英文名
Grassleaf Sweelflag Rhizome, Drug Sweetflag Rhizome, Rhizome of Grassleaf Sweelflag
拉丁文名
Rhyzoma Acori Tatarinowii
原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
Acorus tatarinowii Schott
药材别名
昌本、菖蒲、昌阳、昌草、尧时薤、尧韭、木蜡、阳春雪、望见消、水剑草、苦菖蒲、粉菖、剑草、剑叶、菖蒲、山菖蒲、溪菖、石蜈蚣、野韭菜、水蜈蚣、香草
药材类别
中药
药材来源
本品为天南星科植物石菖蒲Acorus tatarinowii Schott的干燥根茎。秋、冬二季采挖,除去须根和泥沙,晒干。
分布
生态环境 生于海拔20-2600m的密林下湿地或溪涧旁石上。资源分布 分于黄河流域以南各地。
鉴别
性状 本品呈扁圆柱形,多弯曲,常有分枝,长3~20μl,直径0.3~lcm。表面棕褐色或灰棕色,粗糙,有疏密不匀的环节,节间长0.2~0.8cm,具细纵纹,一面残留须根或圆点状根痕;叶痕呈三角形,左右交互排列,有的其上有毛鳞状的叶基残余。质硬,断面纤维性,类白色或微红色,内皮层环明显,可见多数维管束小点及棕色油细胞。气芳香,味苦、微辛。显微鉴别 本品横切面:表皮细胞外壁增厚,棕色,有的含红棕色物。皮层宽广,散有纤维柬和叶迹维管束;叶迹维管柬外韧型,维管束鞘纤维成环,木化;内皮层明显。中柱维管束周木型及外韧型,维管束鞘纤维较步。纤维束和维管束鞘纤维周围细胞中含草酸钙方晶,形成晶纤维。薄壁组织中散有类圆形油细胞;并含淀粉粒。粉末灰棕色。淀粉粒单粒球形、椭圆形或长卵形,直径2~9μm;复粒由2~20(或更多)分粒组成。纤维束周围细胞中含草酸钙方晶,形成晶纤维。草酸钙方晶呈多面形、类多角形、双锥形,直径4~16μm。分泌细胞呈类圆形或长圆形,胞腔内充满黄绿色、橙红色或红色分泌物。薄层鉴别 取本品粉末0.2g,加石油醚(60~90℃)20ml,加热回流1小时,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石油醚(60~90℃)l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石菖蒲对照药材0.2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石油醚(60~90℃)一乙酸乙酯(4: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放置约1小时,置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荧光斑点;再以碘蒸气熏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化学成分
石菖蒲根茎含挥发油,内有α-,β-及γ-细辛脑(asarone),欧细辛脑(euasarone),顺式甲基异丁香油酚(cismethylisoeugenol),榄香脂素(elemicin),细辛醛(asarylaldehde),δ-荜澄匣烯(δ-cadinene),百里香酚(thymol),肉豆劳动酸(myristicacid)。金钱蒲根茎含挥发油,其中:α-和β-细辛脑,欧细辛脑,顺式-4-丙稀基藜芦醚(TCMLIBans-4-propenylveraTCMLIBole)即是反式-甲基异丁香油酚(TCMLIBans-methylisoeugenol),4-烯丙基藜芦醚(4-allylveraTCMLIBole)即是甲基丁香油酚(methyleugenol),榄香脂素,细辛醛,二聚细辛醚(bisasaricin),α-和β-毕澄匣油烯(cubebene),丁香烯(caryophyllene),β-古芸烯(β-gurjunene),伸缩术烯(eremophilene),橙花叔醇(nerolidol),愈创奥醇(guaiol),金钱蒲烯酮(gramenone),1,2-二甲氧基-4-(E-3-甲基环氧乙烷基)苯,1,2,4-三甲氧基-5-(E-3-甲基环氧乙烷基)苯等。
药理作用
1.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1.1.抗惊厥作用:细辛醚能部分地对抗震颤素(TCMLIBemorine)引起的大鼠实验性巴金森综合征的肌肉震颤,但作用不及阿托品。菖蒲挥发油对单突触的膝反射无抑制,但对多突触的屈肌反射呈抑制作用,说明其抗惊作用与眠尔通类相似,系中枢性的肌肉松弛剂,作用部位在脊髓或皮层下。1.2.抗电惊厥作用:取体重18-22g健康小白鼠70只,雌雄皆可,随机分为7组,每组10只,分别腹腔注射α-细辛醚90mg,115mg,130mg,140mg,150mg/kg;苯妥因钠50mg/kg;以0.6ml/20g计,30分钟后按文献方法给予额定电流刺激,结果表明,α-细辛醚具有对抗电惊厥发作的作用,明显优于苯妥英钠。另有报道,α-细辛醚对电休克惊厥无明显对抗作用。1.3.对抗戊四氮阵挛性惊厥的作用:取体重18-22g健康小白鼠30只,雌雄皆可,随机分为3组,每组10只,分别腹腔注140mg/kgα-细辛醚;50mg/kg苯妥因钠;对照组以0.6ml/20g计。30分钟后再腹腔注射38mg/kg戊四氮,以出现阵挛性惊厥作为发作指标。小细辛醚能明显对抗戊四氮致阵挛性惊厥作用。另有报道,α-细辛醚对戊四氮惊厥无明显对抗作用。实验结果表明α-细辛醚140mg/kg不能消除士的宁,咖啡因引起的小鼠强直性惊厥。140mg/kg腹腔注射也能对抗兔侧脑室注射乙酰胆碱引起的惊厥。20、30g/kg水煎剂及30g/kg去油水煎剂均能提高小鼠戊四氮致阵惊厥。1.4.石菖蒲与硫贲妥钠的协同作用:小鼠腹腔注射给药,以翻正反射消失与恢复为指标,观察药物的协同作用。结果表明,石菖蒲12.426g/kg(1/5LD50),6.213g/kg(1/10LD50)组均无1只小鼠出现睡眠。硫贲妥钠40mg/kg,16只小鼠中10只出现睡眠,但分别注射上述剂量石菖蒲20分钟后再注射40mg/kg硫贲妥钠,则能加强其催眠作用(P<0.01)。1.5.石菖蒲对小鼠自主活动的影响:腹腔注射α-细辛醚24或48mg/kg后,小鼠及大鼠的自发活动无明显减少,亦有报道细辛醚15mg/kg对小鼠自发活动及回避性条件反射无影响。肌肉注射α-细辛醚15mg/kg,对有攻击行为的猴未观察到明显的安定作用。另有一报道,小鼠随机分组停食12小时后进行实验。腹腔注射后30分钟放入光电箱内,记录10分钟活动次数。结果与生理盐水组相比较,石菖蒲能显着抑制小鼠自主活动(P<0.01)。给药12.426mg/kg组并能非常显着地抑制苯丙胺的运动性兴奋。另有报道,腹腔注射石菖蒲水煎剂1、5、10g/kg,小鼠自发活动明显下降,用挥发油的1/6和1/3半数致死量也可以减少小白鼠的自发活动,还能减弱麻黄碱的中枢兴奋作用,并可解除独居小鼠的攻击行为。1.6.细辛醚对阈下剂量戊巴比妥钠的协同作用:小鼠90只,分成9组,腹腔注射给药后20分钟,再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钠15mg/kg,观察每组翻正反射消失鼠数。当以α-细辛醚剂量增至24或48mg/kg时,对戊巴比妥钠有一定的协同作用,亦有报道细辛醚15mg/kg对鼠能延长戊巴比妥睡眠时间的47%。石菖蒲挥发油0.05ml/kg给小鼠腹腔注射,对阈下剂量的戊巴比妥有协同催眠作用。水煎剂或去油水煎剂对阈下催眠剂量戊巴比妥钠均有协同作用;挥发油的1/6和1/3半数致死量能显着延长戊巴比妥钠的麻醉时间。1.7.石菖蒲对酒石酸锑钾致小鼠扭歪反应的影响:小鼠60只,随机分为6组,分别皮下注射12.246g/kg,6.213g/kg,另给以等容量生理盐水和吗啡10mg/kg,20分钟注射洒石酸锑钾溶液0.2ml/只。观察每只小鼠10分钟内出现扭歪反应的次数,用t检验进行统计学处理。结果在本实验所用剂量下吗啡酊明显对抗扭歪反应(P<0.01),石菖蒲0.1213g/kg,即显示对抗扭歪反应(P<0.05)。石菖蒲水煎醇沉液6.213g/kg腹腔注射,对小鼠醋酸扭体法、热板法试验都均表明有镇痛作用。1.8.给小鼠腹腔注射α-细辛醚24mg/kg,对苯胺的毒性无保护作用。1.9.安神镇静:水提物4g/kg,对小鼠有镇静作用。水菖蒲的挥发油10-100mg/kg,对小鼠、大鼠、猫、狗及猴均呈镇静作用,减少自发活动和肌肉的紧张性,对听觉、触觉刺激的反应大为减弱。α-细辛醚3mg/kg大鼠腹腔注射,呈现明显的镇静作用,且持续4小时以上,其作用强度和作用时间与3mg/kg的氯丙嗪相似,并能使已建立的大鼠回避性条件反射破坏,此外,还能对抗致幻剂南美仙人掌碱(mescaline)对大鼠引起的过度活动和致幻行为。猴皮下注射α-细辛醚1mg/kg,1小时后表现出明显的镇静作用,能完全消除攻击行为,对周围环境的兴趣和探究反射显着下降;当剂量为5mg/kg时镇静作用更明显,其作用时间可持续90小时,即使猴受到挑逗时仍表现为淡漠而毫无敌意。50mg/kg兔静脉注射可产生平均7.2分钟的麻醉作用,100mg/kg时延至15.5分钟并伴有四肢僵硬。2.对消化系统的影响:内服能促进消化液的分泌及制止胃肠异常发酵,并有弛缓肠管平滑肌痉挛的作用。菖蒲挥发油1:500000,对豚鼠离体回肠能减弱乙酰胆碱对肠管的兴奋作用,浓度加大作用更显着,α-细辛醚1:25000、1:19000、1:25000,β-细辛醚1:3000、1:12000、1:12000、1:6000分别能阻断10(-4)mol/L乙酰胆碱、5-羟色胺、组胺对离体豚鼠气管的收缩作用。此外,菖蒲挥发油还有短暂的降低血压作用及抑制单胺氧化酶作用。3.对小鼠学习记忆的促进作用:3.1.对正常小鼠学习记忆的影响:NIH小鼠雄性,体重20±2g,25±2g,复杂迷宫趋食反应:复杂迷宫按文献仿制,大小130×85×13cm,由不透明塑料板制成,上盖透明有机玻璃罩以便观察,迷宫终点放有食物(炒香的稻谷)。小鼠每天1次逐只依次自行走迷宫,寻找取食物的正确途径,到达终点时让其饱食,而在2次走迷宫之间禁食。记忆小鼠从迷宫入口到达终点的所需时间和错误次数,时间越短,说明小鼠学习和记忆能力越好。在20秒内基本无误(错误次数不超过3次)到达终点为学会走迷宫。3.1.1.对正常小鼠学习和记忆获得能力的影响:取小鼠55只,经3天的复杂迷宫趋食反应训练后,选取灵活性较一致者33只,随机分成3组,每组11只。对照组,每天灌胃同容量的生理盐水;给药组每天分别灌胃石菖蒲药液0.1、0.2g/10g,相当于LD50的1/54、1/27。同时训练各组小鼠,持续6天,结果:石菖蒲能明显缩短小鼠走迷宫取食所需时间,减少错误次数,第4、5、6天的迷宫时间和错误次数与对照组比较均有明显差异P<0.01,第4天两剂量组间比较P<0.05,第5、6天两剂量组间比较无明显差异。表明石菖蒲能促进正常小鼠学习和记忆获得。3.1.2.对正常小鼠记忆巩固能力的影响:取小鼠55只,经10天复杂迷宫趋食反应训练后,选取学会走迷宫取食(20秒内错误不超过3次到达终点),并且需时较一致者33只,随机分成3组,每组11只。对照组,每天分别灌胃同容量的生理盐水;给药组,每天分别灌胃石菖蒲0.1、0.2g/10g。连续给药10天,期间停止训练。第11天,观察各组小鼠对10天前学会的走迷宫正确途径的记忆巩固程度。结果:小鼠迷走宫的时间和错误次数,对照组与给药组比较无显着差异。表明石菖蒲对正常小鼠的记忆巩固能力无促进作用。3.2.对化学药品所致小鼠记忆障碍的改善作用:3.2.1.东莨菪碱造成记忆获得障碍的作用:取小鼠55只,随机分成5组,每组11只。A为正常对照组,B为东莨菪碱模型组,C、D分别为石菖蒲组0.1、0.2g/10g剂量组,e为脑复康组(100mg/kg),连续7天。未次给药后4小时,A组腹腔注射同容量的生理盐水,B、E腹腔注射东莨菪1mg/kg,15分钟后对动物进行跳台训练,24小时后测验记忆成绩。结果、石菖蒲0.1、0.2g/10g使小鼠测验时错误次数显着减少,与东莨菪碱模型组比较P<0.01,两剂量组之间均无显着差异。对照组、脑复康组与东莨菪碱模型组比较P<0.01。表明东莨菪碱能造成小鼠记忆获得障碍,而石菖蒲对此具有明显的改善作用。3.2.2.对亚硝酸钠造成记忆巩固不良的作用:取小鼠55只,随机分成5组,连续给药7天。末次给药后4小时进行跳台训练,训练结束后立即皮下注射亚硝酸钠120mg/kg。24小时后测验记忆成绩。结果:石菖蒲可使小鼠测验时错误次数显着减少,与亚硝酸钠组比较P<0.01;两剂量间无差异;亚硝酸钠组与对照组比较P<0.01。表明石菖蒲对亚硝酸钠造成的小鼠记忆巩固不良具有显着的改善作用。3.2.3.对乙醇引起的小鼠记忆再现缺失的作用:小鼠55只,随机分组,连续给药7天。末次给药后4小时进行跳台训练,24小时后,在测验前30分钟灌胃40%乙醇0.1ml/10g。结果表明:石菖蒲可使小鼠测验时的错误次数显着减少。对乙醚引起的小鼠记忆再现缺失有明显改善作用。中枢胆碱能神经系统与学习记忆有密切的关系,早老性痴呆(Alzheimersdisease)与胆碱神经传导,缺损有关联。抗胆碱药东莨菪碱可引起类似于老年性健忘症的记忆障碍。石菖蒲能显着对抗东莨菪碱引起的记忆获得障碍,推测该药可能具有胆碱能样效应。石菖蒲对亚硝酸钠造成的记忆巩固不良有明显的改善作用。表明石菖蒲能保护大脑因缺氧引起的脑功能减退,改善缺氧造成的记忆巩固障碍。乙醇可导致人类大脑去甲肾上腺素能和胆碱能神经系统以及中脑部份的损害;啮齿动物长期摄入乙醇可使大脑皮质、海马的去甲肾上腺素能、胆碱能神经产生去神经作用,并引起持久地记忆障碍;也有资料表明乙醇中毒可致脑内5-羟色胺水平下降:在行为实验的不同阶段给予乙醇可导致记忆再现障碍。石菖蒲对乙醇引起的记忆再现缺失有改善作用,说明石菖蒲可能改善大脑去甲肾上腺素能,胆碱能神经功能和调节脑内5-羟色胺水平。4.降温作用:α-细辛醚0.5mg/kg和3mg/kg腹腔注射,能分别降低小鼠体温1.8℃和3.5℃,并能翻转麦角酸二乙胺的升温为降温,平均降低1.3℃。亦有报道,细辛醚无降温作用,亦不能对抗麦角酸二乙胺的升温作用。5.解痉作用:5.1.对离体豚鼠气管的解痉作用:α-细辛醚对抗致痉剂乙酰胆碱(Ach)、组胺(Hist)和五羟色胺(5-HT)的最低有较浓度为10μg/ml,α-细辛醚对抗组胺和五羟色胺的作用与氨茶碱相似,但对乙酰胆碱的对抗作用则远低于氨茶碱。α-细辛醚完全阻断致痉剂作用的浓度:对抗乙酰胆碱为40μg/ml,对抗组胺为80μg/ml,对抗五羟色胺为53μg/ml,其效力高于氨茶碱。β-细辛醚的烯丙基(1-烯丙基-2,4,5-三甲氧基苯)有相似的作用,但均比α-细辛醚弱。5.2.对离体豚鼠回肠的解痉作用:实验表明,阻断离体豚鼠肠管平滑肌的效果以α-细辛醚为最优,其对抗组胺为20μg/ml,对抗乙酰胆碱和五羟色胺的最低有效浓度为10μg/ml,其次为挥发油。而煎剂的解痉作用则甚差。6.抗肿瘤作用:石菖蒲挥发油0.042、0.085ml/kg灌胃,连续7天,对小鼠肝瘤有抑制作用。0.062ml/kg腹腔注射,0.085ml/kg灌胃,连续9天,对小鼠肉瘤-180有抑制作用。石菖蒲20%煎剂能在体外全部杀死小鼠腹水癌细胞。7.其他作用:对小白鼠的急性中毒主要症状为抽搐,外界刺激可诱发和加剧抽搐,最后死于强直性惊厥,说明中毒主要在兴奋脊髓。对某些真菌在试管内有抑制作用,体外试验,高浓度浸出液对常见致癌性皮肤真菌有抑制作用。菖蒲、艾叶、雄黄含剂可作烟熏消毒。1:2的煎剂使蛔虫麻痹和死亡70%。
性味归经
辛、苦,温。归心、胃经。
功能主治
开窍豁痰,醒神益智,化湿开胃。用于神昏癫痫,健忘失眠,耳鸣耳聋,脘痞不饥,噤口下痢。
注意事项
阴虚阳亢,汗多、精滑者慎服。
名家论述
①《纲目》:菖蒲气温,心气不足者用之,虚则补其母也。肝苦急,以辛补之是矣。②《本草汇言》:石菖蒲,利气通窍,如因痰火二邪为眚,致气不顺、窍不通者,服之宜然。若中气不足,精神内馁,气窍无阳气为之运动而不通者,屡见用十全大补汤,奏功极多,石菖蒲不必问也。③《本草新编》:石菖蒲,必须石上生者良,否则无功。然止可为佐使,而不可为君药。开心窍必须佐以人参;通气必须君以苍术;遗尿欲止,非加参、芪不能取效;胎动欲安,非多加白术不能成功;除烦闷,治善忘,非以人参为君,亦不能两有奇验也。④《本经逢原》:菖蒲,心气不足者宜之,《本经》言补五脏者,心为君主,五脏系焉。首言治风寒湿痹,是取其辛温开发脾气之力。治咳逆上气者,痰湿壅滞之喘咳,故宜搜涤,若肺胃虚燥之喘咳,非菖蒲可治也。其开心孔、通九窍、明耳目。出音声,总取辛温利窍之力。又主肝虚,心腹痛,霍乱转筋,消伏梁癫痫,善通心脾痰湿可知。凡阳亢阴虚者禁用。以其性温,善鼓心包之火,与远志之助相火不殊,观《本经》之止小便利,其助阳之力可知。⑤《重庆堂随笔》:石菖蒲,舒心气、畅心神、怡心情、益心志,妙药也。清解药用之,赖以祛痰秽之浊而卫宫城,滋养药用之,借以宣心思之结而通神明。⑥《本草正义》:菖蒲味辛气温,故主风寒湿邪之痹着。治咳逆上气者,以寒饮湿痰之壅塞膈上,气窒不通者言之。辛能开泄,温胜湿寒,凡停痰积饮,湿浊蒙蔽,胸痹气滞,舌苔白腻垢秽或黄厚者,非此芬芳利窍,不能疏通,非肺胃燥咳及肾虚之咳逆上气可比。开心孔,补五脏者,亦以痰浊壅塞而言;荡涤邪秽,则九窍通灵,而脏气自得其补益,非温燥之物,能补五脏真阴也。而俗谓菖蒲能开心窍,及反以导引痰涎,直入心包,比之开门迎贼者,过矣。且清芬之气,能助人振刷精神,故使耳目聪明,九窍通利。凡寒饮闭塞,肺气不宣,则令人音喑,菖蒲能逐饮宣窍,而声自开,以视虚劳金破之不鸣,显然有别。主耳聋以下十二字,其义殊与上文不类,大观本不在白文之例,恐是后人羼入,姑存而不论。其止小便利一说,盖指清气下陷,收摄无权之症,辛温能升举下陷之气,或可治之。《别录》主四肢湿痹不得屈伸,则即《本经》之主风寒湿痹,复叠无别,殊是蛇足。温疟亦时行之戾气,而兼有湿痰蒙蔽,菖蒲涤痰辟秽,裨助正气,故能治之。然疟之虚实寒热,各各不同,偏举小儿,似嫌泛滥,且作浴汤外治,其效亦鲜。《别录》此条,皆非精要,大是可疑,或后人有所点窜欤?甄权治耳鸣,则湿痰蒙其清气,而甲木少阳之气,郁而不伸者,即开通九窍之功效也,若肝肾阴虚,浮阳上扰之耳鸣,则非辛温开窍之所宜矣。甄权又治头风泪下,亦惟寒风外束者为宜,若肝阳自扰之头风,又不可一例论治。甄氏又谓治鬼气,濒湖谓治中恶卒死,客杵,则皆阴霾不正之气,固芳香辟秽之正治也。《大明》谓除烦闷,止心腹痛、霍乱转筋,皆指寒湿交互,汩没真阳者,菖蒲秉芳冽之正气,自能胜邪而行气定痛。后人霍香正气等方,以及脑麝等疫证诸丸散,皆即此例。然菖蒲虽温,辟恶可言,而温中尚嫌不足,其直中三阴之大痛吐泻,转筋冷汗,脉伏色青等症,亦非此所能独当大任。
摘录
《中国药典》、《中华本草》
本文章由好中医|中医中药网 www.welltcm.com 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