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牛黄

药材名称
牛黄
汉语拼音
niu huang
英文名
Bezoar, Cow-bezoar
拉丁文名
Calculus Bovis
原拉丁植物动物矿物名
1.Bos taurus domesticus Gmelin2.Bubalusbubalis Linnaeus.
药材别名
犀黄、各一旺
药材类别
中药
药材来源
本品为牛科动物牛Bos taurus domesticus Gmehn的干燥胆结石。宰牛时,如发现有牛黄,即滤去胆汁,将牛黄取出,除去外部薄膜,阴干。
分布
生态环境 ①其性格温驯,生长较快。食植物性饲料。资源分布 ①全国各地均有饲养。②全国大部分地区均饲养,以南方水稻田地区为多。
鉴别
性状 本品多呈卵形、类球形、三角形或-四方形,大小不一,直径0.6~3(4.5)cm,少数呈管状或碎片。表面黄红色至棕黄色,有的表面挂有一层黑色光亮的薄膜,习称“乌金衣”,有的粗糙,具疣状突起,有的具龟裂纹。体轻,质酥脆,易分层剥落,断面金黄包,可见细密的同心层纹,有的夹有白心。气清香,味苦而后甘,有清凉感,嚼之易碎,不粘牙。显微鉴别 取本品少量,加清水调和,涂于指甲上,能将指甲染成黄色,习称“挂甲”。薄层鉴别 ①取本品粉末10mg,加三氯甲烷20ml,超声处理30分钟,滤过,滤液蒸于,残渣加乙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胆酸对照品、去氧胆酸对照品,加乙醇制成每1ml各含2mg的混合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异辛烷一乙酸乙酯一冰醋酸(15:7:5)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置紫外光灯(365nm)下检视。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荧光斑点。②取本品粉末10mg,加三氯甲烷一冰醋酸(4:1)混合溶液5ml,超声处理5分钟,滤过,取滤液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胆红素对照品,加三氯甲烷一冰醋酸(4:1)混合溶液制成每1ml含0.5mg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5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环己烷-乙酸乙酯-甲醇-冰醋酸(10:3:0.1:0.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理化鉴别 取本品少许,用水合氯醛试液装片,不加热,置显微镜下观察:不规则团块由多数黄棕色或棕红色小颗粒集成,稍放置,色素迅速溶解,并显鲜明金黄色,久置后变绿色。
化学成分
天然牛黄中含有胆红素(bilirubin),胆汁酸(bileacids),脱氧胆酸(deoxycholicacid),胆汁酸盐,胆甾醇(cholesterol),麦角甾醇(ergosterol),脂肪酸(fattyacid),卵磷脂(lecithine),维生素D,无机元素钙,钠,铁,钾,铜,镁,磷等。尚含类胡萝卜素及丙氨酸(alanine),甘氨酸(glycine),牛磺酸(taurine),天冬氨酸(asparticacid),精氨酸(arginine),亮氨酸(leucine),蛋氨酸(methionine)等多种氨基酸及两种酸性肽类成分:平滑肌收缩物质SMC-S2和SMC-F。天然牛黄中的胆红素分为游离胆红素、结合胆红素和共价胆红素3种。其中结合胆红素结合的主要是葡萄糖醛酸,共价胆红素是指与蛋白(主要是白蛋白)共价结合的胆红素。
药理作用
1.对中枢系统的作用:1.1.镇静作用:1.1.1.对小鼠自发活动的影响: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腹腔注射牛黄混悬液;给药后1.5小时测小鼠5分钟自发活动次数,用给药前后小鼠活动次数之差值进行F检验,结果表明牛黄能显着抑制小鼠自发活动。(P<0.01)(见表4)。人工培植牛黄亦有同样的作用。另据杉本重利报告,牛黄能对抗咖啡因。樟脑和印防已毒素等引起的中枢兴奋症状,并可增强水合氯醛、乌拉坦、吗啡或巴比妥钠的镇静作用。有人认为,牛黄中的牛磺酸和甘氨脱氧胆酸盐的镇静作用最强。1.1.2.对小鼠戊巴比妥钠催眠作用的影响: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腹腔注射混悬剂,给药后1.5小时,尾静脉注射妥钠溶液25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的指标,记录小鼠睡眠时间,实验结果表明,牛黄能显着延长戊巴比妥钠引起的小鼠睡眠时间(P鹅去氧胆酸盐>胆酸盐>熊果去氧胆酸盐。说明去氧胆酸盐对欧蒂氏括约肌显示最大的松弛作用,而被认为是牛黄利胆作用的成分。牛黄中所含胆酸类的作用,是使平滑肌松弛,特别是去氧胆酸解痉作用最强。牛黄水溶性成分SMC,可使胆囊平滑肌收缩,并可抑制去氧胆酸对胆囊的松弛作用,从而有助于胆囊胆汁排出。这项结果说明药理上相互拮抗的物质作用于同一部位,构成一个功能上的合作体系,共同调节胆汁排出功能。胆囊收缩物质SMC和胆汁促泌素(Cholcystokinine)一样对胆囊具有收缩作用,而去氧胆酸的作用则与其拮抗。由于牛黄既含游离胆酸,使胆管系统平滑肌松弛,又含SMC可使胆囊收缩,所以用牛黄后并不影响胆囊收缩而使括约肌松弛使胆汁排出增加的效果。5.对血液系统的影响:健康家兔灌胃牛黄0.1g/kgl-2次后,可使红细胞显着增加。摘除脾脏的家兔口服牛黄,也见红细胞及血色素量增加。对由于放血引起贫血的家兔,灌胃牛黄可促进血色素量恢复。又有人试验,正常家兔每次口服牛黄0.1g/kg,隔日,共2-7次,能显着促进红细胞的新生。用药次数愈多,作用愈大,但因牛黄品种而有差异。因放血而贫血的家兔每次中服牛黄。0.1g/kg,1日1次,3次后能显着促进贫血的恢复。后来又将牛黄所含成分用不同溶剂浸出,试验其对家兔红细胞的新生作用,证明维生素D为促进红细胞新生的主要成分,胆红素和麦角甾醇仅有部分作用。6.抗炎作用:6.1.对二甲苯所致小鼠耳部炎症的影响:取小鼠随机分组,每组10只,腹腔注射牛黄混悬液,每天1次,连续3天,第3天给药后1小时,于每鼠左耳滴二甲苯0.02ml致炎20分钟,处死动物,用直径6.5mm的打孔器分别切下小鼠左右耳壳圆片,称重,计算。结果表明牛黄能显着抑制二甲苯所致小鼠耳部炎症的作用(P<0.01)。培植牛黄亦有相同的作用。6.2.对小鼠棉球肉芽肿增生的影响:给麻醉小鼠两侧腋下各植入1个5mg重的灭菌棉球,从手术当天开始,每天腹腔注射牛黄混悬液1次,连续3天,第2天处死动物,打开切口,剥离肉芽肿,称重。表明牛黄对小鼠棉球内芽肿增生有显着的抑制效果(P<0.01)。培植牛黄亦有相似的作用。6.3.对大鼠甲醛性足跖肿胀的影响:取大鼠,雌雄各半,随机分组,每组5只,给大鼠腹腔注射牛黄混悬剂后1小时,从大鼠右后跖腱膜下注入2·5%福尔马林0.05ml致炎,于致炎后1、3、5、7、24小时,用排水法测定踝关节以下体积。实验表明,牛黄对大鼠足跖明显的抑制作用。培植牛黄亦有相似的作用。7.抗感染作用:7.1.抗菌作用:结合胆汁酸对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对四联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奈氏双球菌、链球菌等,鹅去氧胆酸、猪去氧胆酸及去氧胆酸均有相似的抑制作用,而天然牛黄及胆红素仅在1.6%碳酸氢钠混悬液时,对枯草杆菌有微弱的抑菌作用。7.2.对乙脑病毒作用:天然牛黄对乙脑病毒(A2)有不同程度的灭活作用。小鼠皮下感染乙脑病毒、牛黄对其,灭活作用时间是在毒血症阶段,而不是在脑内繁殖阶段,并且实验证明,胆红素的抑制指数量高,去氧胆酸与猪去氧胆酸次之,胆酸较低。8.其它作用:8.1.对呼吸系统作用:动物实验证明,牛黄有兴奋呼吸作用。天然牛黄混悬液给药,用小鼠酚红排泄法实验,未观察到明显祛痰作用,但用5%碳酸氢钠作溶媒,腹腔注射有明显祛痰作用。猪胆酸、牛羊胆酸均有明显祛痰作用,且以猪胆酸作用最强。用小鼠氨雾引咳法证明,胆酸和去氧胆酸均有明显镇咳效应。8.2.对免疫功能的影响:天然牛黄与人工合成牛黄及对照组以每天100mg/kg,给小白鼠灌胃给药,每天1次,连续5天。给药后第3天腹腔注射2%鸡红细胞悬液1ml,30分钟后取出腹腔内液离心,取沉淀物涂片、染色、汁数,发现实验组皆可提高吞噬百分率及吞噬指数,提示2种牛黄均有显着提高吞噬功能的作用,这可能是其治疗小儿高热惊厥、抗炎、抗感染的基本作用之一。
性味归经
甘,凉。归心、肝经。
功能主治
清心,豁痰,开窍,凉肝,息风,解毒。用于热病神昏,中风痰迷,惊痫抽搐,癫痫发狂,咽喉肿痛,口舌生疮,痈肿疔疮。
注意事项
孕妇慎用。
附方
1.牛黄八宝丸(《杂病源流犀烛·内伤外感门》),用治痧证发斑发狂,浑身赤紫,及痧后恶毒疮疡。2.牛黄上清丸(《国药成药处方集》),用治头脑昏晕,暴发火眼,口舌生疮,咽喉肿痛,牙齿疼痛,头面生疮,大便燥结,身热口渴。3.牛黄丸(《太平圣惠方》),用治小儿慢惊风,发歇不止。4.牛黄丸(《小儿药证直诀》),用治小儿疳积。5.牛黄丸(《婴童百问》),用治肝受惊风,眼目疼痛。6.牛黄丸(《审视瑶函》),用治小儿双目睛通(即头视)。7.牛黄生肌散(《外科大成》),用治牙疳,臭烂穿腮者。8.牛黄抱龙丸(《医学入门》),用治小儿急慢惊风,及风热风痴等症。9.牛黄定志丸(《杂病源流犀烛·六淫门》),用治中风昏冒,神情不爽,如有物蒙蔽,及风犯于心,心神不宁,健忘惊悸等症。10.牛黄青黛散(《疡医大全》),治青腿牙疳,症见牙疳腐烂而腿肿色青者。11.牛黄承气汤(《温病条辨》),治阳明温病,下之不通,邪闭心包,神昏舌短,饮不解渴者。12.牛黄清心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用治诸风缓纵不遂,语言蹇涩,心神恍惚,怔忡健忘,头目眩冒,胸中烦郁,痰涎壅塞,精神昏愦,心气不足,惊悸悲忧,虚烦少眠,喜怒无时,或发狂癫,神情烦乱。
名家论述
①《医学发明》:中脏,痰涎昏冒,宜至宝之类镇坠;若中血脉、中府之病,初不宜用龙、麝、牛黄,为麝香治脾入肉,牛黄入肝治筋,龙脑入肾治骨,恐引风药入骨髓,如油入面,莫之能出。②《纲目》:《别录》言牛黄恶龙胆,而钱乙治小儿急惊、疳病,凉惊丸、麝香丸皆两用之,何哉?龙胆治惊痫,解热杀虫,与牛黄主治相近,亦肝经药也,不应相恶如此。③《本草经疏》:牛黄,《别录》有小毒,吴普云无毒,然必无毒者为是。入足厥阴、少阳,手少阴经。其主小儿惊?经热,热盛口不能开,及大人癫狂痫痉者,皆肝心二经邪热胶痰为病,心热则火自生焰,肝热则木自生风,风火相搏,故发如上等证,此药味苦气凉,入二经而能除热消痰,则风火息,神魂清,诸证自瘳矣。④《本草汇言》:牛黄为治心之药,必酌佐使得宜而后可。故得丹砂而有宁镇之功,得参、苓而有补养之妙,得菖蒲、山药而有开达心孔之能,得枣仁、远志而有和平藏腑之理,得归、地而有凉血之功,得金、银而有安神之美。凡诸心疾,皆牛黄所宜也。⑤《本草崇原》:李东垣曰:中风入藏,始用牛黄,更配脑、麝,从骨髓透肌肤以引风出;若中于腑及中经脉者,早用牛黄,反引风邪入于骨髓,如油入面,不能出矣。愚谓风邪入脏,皆为死证,虽有牛黄,用之何益。且牛黄主治,皆心家风热狂烦之证,何曾入骨髓而治骨病乎。脑、麝从骨髓透肌肤,以引风出,是辛窜透发之药,风入于脏,脏气先虚,反配脑、麝,宁不使脏气益虚而真气外泄乎。如风中于府及中经脉,正可合脑、麝而引风外出,又何致如油入面而难出耶。临病用药,畏首畏尾,致六腑经脉之病留而不去,次入于脏,便成不救,斯时用牛黄、脑、麝未见其能生也。治则:①《本经》:主惊痫,寒热,热盛狂痫。②《别录》:疗小儿诸痫热,口不开;大人狂癫,又堕胎。③《药性论》:小儿夜啼,主卒中恶。④孙思邈:益肝胆,定精神,除热,止惊痢,辟恶气。⑤《日华子本草》:疗中风失音,口噤,妇人血噤,惊悸,天行时疾,健忘虚乏。⑥《日用本草》:治惊痫搐搦烦热之疾,清心化热,利痰凉惊。⑦《纲目》:痘疮紫色,发狂谵语者可用。⑧《会药医镜》:疗小儿急惊,热痰壅塞,麻疹余毒,丹毒,牙疳,喉肿,一切实证垂危者,
摘录
《中国药典》、《中华本草》
本文章由好中医|中医中药网 www.welltcm.com 整理编辑